28風起.jpg

【書名】風起As the Wind Blows

【作者】無性

【出版社】荷鳴

【ISBN】9789868018365

【佳句】

♦一扯上「等」這個字,不管是誰,耐心流失的速度都足可與時間媲美。
♦他最討厭別人自以為是了,不真的明白事理卻喜歡四處裝著了解的外衣,這種人只有「膚淺」可以名之。
♦又是一個以自我價值來論處他人的人,寧願蒙著心尋找合乎常規的作法,也不願相信自己的眼睛所見。
♦大自然是最美麗且無窮無盡的天堂,一切都是那麼活生生的充塞廣闊寰宇。
 以包羅萬象之姿爭奇鬥艷極其千媚百態,用雍容華貴之態在時間更迭中展現絕代風華。
 昨日,有遼天闊地的美麗;
 明日,有風捲雲起的無常。
♦如果可以,誰也不會願意當個劊子手,但是人類始終是殘酷的,為了果腹,能做與不能做的事都早已經做盡了。「殘忍」在某種程度上是不成立的!
♦不語,在他們的相處之中,也是日常的對話之一,一種屬於交流心靈的聯繫。
♦人類,是一種具有強烈群體意識的動物,不論是在別人認同自己,或是在自己認同群體的各方面......
♦原本使用「手段」就是商業場上常見的行為,無所謂「好」與「壞」,只有成功與失敗的一線之差。
♦「正直」不會不好,這種一種生存上的信念問題,但在詭狡多詐的商業場上卻是一種註定難以成功的危機。
♦基本上這應該是還沒有成立的猜測。但人們總能任意地評斷一個人的是非對錯,即使在缺乏任何的證據之下。在主觀之前,任何反對的聲音皆形同「背叛」......
♦小孩心中所想著的事,遠比一般大人所認為的單純要來得複雜得多了。「年紀小」三個字只不過是大人們自以為是的表像罷了!
♦人類的好奇心原就不是能被輕易抹滅的,況且這可算是平淡生活中突來的插曲,豈容輕易錯過......
♦自己種的因自己承當。
♦除了眼淚,他想不出任何回答的字眼。
♦然而,除此之外,他又還能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呢?只有唯此一途罷了。
♦夜幕像是追逐著日光而來,緊迫的不甘放棄。
♦只是他不想分心去理會這一個與他沒有什麼大相關的人,他也沒有刻意「排外」,只是恰好他的個性就是如此罷了。
♦即使睡眠這樣的事都叫作奢侈。
♦人生在世短短不過數十載的歲月,終日就為了否定自己的心緒而生活未免也太無聊了。於是他想開了,人生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只好摸摸鼻子,仰天嘆他一氣,順道再雙手虔誠地合起來,送他一句真心的感謝囉。
♦若是什麼也不懂便罷了,可是人一直是貪心的,有了一就還要有二,書中描寫的天地如此的廣闊,倘不能親眼去見識一番總覺得白來這一遭了。
♦嘆出來再多的氣,也只能沈重地往地表上殞落而已。
♦他是極難去體會這樣的感覺的,也許就因為他是男子身吧!
♦很多時候即使用著「設身處地」如此的方法去替人設想,也很難去瞭解另外一個人的想法。
♦商場上爾虞我詐是常事,互扯後腿、互揭瘡疤的事亦時有耳聞。
♦夜裡的蟬鳴聲唧唧地叫囂著滿天的星斗,灑潑一地的銀白色光芒,猶如女神,在不經意中打翻的醇酒,尊貴而柔和的。
♦各式各樣的事情都有著與眾不同、獨一無二的處理方式,而各種方式所需的時間也不盡相同,運用著適當的時間才能適當的解決問題。
♦一個人思考的方式有著時常循著走的軌跡,這種方式是可以完善的思慮軌跡上的各種狀況,但對於在那之外的一些細節就會以自認的常理去嚴格地加以判定,而這些對於思考是有害的,偶爾跳脫在軌跡之外可以更明白地看穿事情的另一面。
♦睡眠不足的人,腦袋一向很難得清楚的。
♦雖然說不要去想了,但是人的思緒是很難受到良好的控制的。
♦要整合出一個像樣的結論,至少也要有相匹敵的情報數量才可以吧!推論的程度若有八成,那麼結論的準確度大概只有二成多,正確的資訊方會得到正確的結果。
♦就是因為正確到不能反駁,無所謂贊成不贊成。
♦只存留了就像是每一個人所熟知的神話一般的情感,變化多端、撲朔迷離是表象的存在,而本質及事實則湮沒在歷史如此大道中的荒煙漫漫之下。
♦夏天的蚊子煩人,就在它的吵雜不休!
♦做生意事必須講求信用的,那叫「誠實」;「誠實」和「老實」是不一樣的。
♦人的相處若能少點推度,多些真心意,就不會那麼困難了。
♦有很多事情發生之後,常都是旁人覺得無謂,而當事人卻很難看得開,經常都是為了一個小理由而已。
♦人跟人之間即使再親密,總還是要預留一點不算大的距離作為彼此緩衝的局面,沒有人希望自己就像個透明人一樣讓人一覽無遺,一丁點的小差距才會讓兩個人更珍惜契合的那一面。充分的隱私權及適度的自由是很重要的。
♦時間,比有形財富可貴。
♦這種小事沒有爭執的必要性。
♦他不是個會自尋煩惱的人,對於任何事他都很看得開,「不該他的留不住,該他的跑不掉」是他對於事與物的一貫看法。
♦他們兩人之間一直就是這麼平淡而緊密地相處著,沒有太多的贅言贅語,無言的交流是一種相處時的美麗。
♦夜風訴說著白日不明瞭的秘密。
♦客套儘管是客套,說「謝謝」這樣的言語一樣是非常真心的。
♦對於自願安分社會規範內的人,就不要太苛求了,畢竟離經叛道所需要的勇氣又豈是「莫大」二字就可形容得盡。
♦說他戲謔人間也無不可,世人看重的一切又能風華到幾時呢?他一心一意所求的,不過也就是那一份「圓滿」,打從一出生就失落的那一半總得在闔上眼之前找回來吧!否則又豈止「死不瞑目」!
♦當然他可以學習著去體會在這世上另一個與他不同的個體,然而對於他自己來說,這樣的作法究竟有沒有好處呢?對另一個人來說也許有,而對著作這樣程度方法的自己而言,豈不是過於苛求了,為什麼要輕易犧牲自己。
♦這便是這社會矛盾的多重價值觀。當一個人披上了一件灑潑著「正當」的外衣之時,在表象之下不可語人的種種行為,便可用「沒發現」作為理由,來讓這不合理的一切得過且過。
♦做與不做、想與不想均在他,選擇權能夠確實掌握的只有自己,不會假他人之手。
♦沒有人是任何人的責任,他瞭解自己,否則他不能、也無法出來與眾人爭一片江湖天,聰穎的人知道自己的份量在哪裡。
♦夜已深了,風仍然不停息的飄著。
♦算了!就當是灰塵一樣的洗去就算了吧!
♦但他理會這些做啥來著?他求的是不愧於心!
♦看的遠了、廣了,不免會升起「天地之大、僅我一人」這樣的孤獨感。
♦罷了!討厭或喜歡的情緒太過於難以掌控,別追究了。
♦該來的總還是會來的。
♦這樣的社會中,除了合乎社會規範之外全被認為是異類的一種,人類要求群體性,一點點不同幾乎不被眾人所原諒,何況這樣的情況離經叛道到了極點。
♦他不認為一個人的情緒有什麼好隱瞞的,該高興的時候就大聲的笑,難過的時候眼淚也沒什麼好憋的、滿腔的怒氣應當便是要找個方式發洩,用不著留下來當寶貝,情緒是由外來原因所引起,藉助個適當的外力發放才有助於身心健康!
♦有些方法適用於你,卻不見得適用於我。
♦有些事情是不說明白對方就不會知道的事,心在各自的身體內,無論再多麼的相契,終究還是不能變為一個,語言是溝通的工具,是兩顆心交流的關鍵。
♦他朗朗的雙眼中似乎閃耀著深邃廣遠的星空一般。
♦是很多人不能接受,不過這顯而易見的事實就用不著強調了。
♦我們自己或許覺得沒什麼,卻不見得見容於別人的眼中。
 這有什麼,我們又不見得就一定要跟這種人有交集。
♦放輕鬆吧!該來的躲都躲不掉。
♦有什麼好改的,我滿意就成了,你要看不順眼,大門在那兒,恕我不送了。
♦然而喜歡這樣的情緒不是人為所能操控掌握的,喜歡便喜歡上了,哪裡來那麼多的顧忌?
♦因為自己觀念的無法接受,便加以使用言語貶抑一個人,一切不好聽的言語肆無忌憚地從一個批判人的口中溢出,這種人多的是,這個世界容不下「拒絕群體」性的人生存,也許實際說起來,不過就是人類不願與人不同的群性在作祟罷了!
 而人類仍然習慣性的為自己的行為冠上大義的名號、大義的美麗外表。
♦言語在此時已經失去了功用,百般的情緒在大氣之中迴盪,疑惑是其中最多的份量。
♦忍耐當然是一項美德,而此時的情況純粹不過在折磨著人類敏銳的神經罷了!這個時刻要改名成「自虐」才是。
♦暗潮再洶湧,因為看不到,避也避不開去;海上浪頭高,明眼人自會心生怯意,站得遠遠的觀看。
♦就算是一隻性情和藹的老虎,也容不得蒼蠅拍囂張地在牠的頭上胡亂飛舞。
♦相愛便不正常嗎?恁地悲哀。
♦人類的心眼真得自我設限嗎?
♦你真囉唆!由你說得就算嗎?
♦分明是顯而易見的事實,想不通怎麼會有人真可以睜眼說瞎話的忽略。
♦這已與理智脫去關聯的鎖鍊,轉而由單純的情緒掌控他的行動,是不能也無法被理解的情緒。
♦無法接受就是無法接受,任憑說乾了口水,還是沒法接受,人們已經固定了的觀念,早已成了天經地義,哪裡容得隨便就改變。
♦正因為誠實面對自己,所以更難處理一時的混亂。
♦這是事實,卻說得無奈。
♦交給時間來處理。
♦觀念這事是急不得的,不是今天說,明天就能扭轉得過來的。
♦誰叫我們是朋友,是吧!
♦人類的心理就是這麼的虛偽及矛盾。
♦不說破,留得兩個人自己體會。
♦晴天有晴天的好,雨日有雨日的妙。
♦陷入愛戀中的人們不只甜蜜也有苦澀。
♦有了因,自然就會有果,衝突無可避免地便要發生。
♦愛情是自私的。
 是的,伴隨愛情而來,除了膩得嚇人的甜蜜之外,還有醜惡的獨佔的欲望,這兩者在一起並沒有什麼不協調。
♦傷害一樣要造成,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當然!否則豈不白來這一遭了。
♦暫時就先將人世包袱丟開吧!人的一生太短暫,沒有太多的時間想一些困擾自己的事情,要做的事還很多不是嗎?就算是放縱自己,順從著自己的心意地去玩,也是一件人生中的大事,不要把人生看得太過於嚴肅了,那會綁手綁腳的。
 該玩的時候就要玩得盡興,該工作的時候就要用心工作,兩者之間的分際不要失去了,才能活得隨心所欲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