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寫本字典說愛妳.jpg

【書名】寫本字典說愛妳The Lover's Dictionary

【作者】大衛‧李維森David Levithan

【譯者】陳錦慧

【出版社】suncolor

【ISBN】9789862296509

【佳句】

♦deciduous定期脫落的:我不敢相信,一個人怎麼可以擁有那麼多雙鞋,而且還年年採購新鞋。
♦disabuse打消:我很慶幸濫用(abuse)這個字有否定形態,而最常被打消的是念頭。
♦doldrums鬱悶:「沮喪」的專有動詞是「下沉」。
♦flux迻變:純屬自然。我們的情緒會改變;我們的生活會改變;我們對彼此的感覺會改變;我們的舉止會改變;歌曲會改變;空氣會改變;浴室的水溫會改變。
 接受吧,我們必須接受這一點。
♦fraught憂慮:每一句「我愛你」都該得到「我也愛你」的回應嗎?每一次親吻都該得到回吻嗎?每個夜晚都該和愛人共度嗎?
 萬一這些問題的答案是否定的,我們該怎麼辦?
♦healthy健康:有時候,當我獨處時,我會想:就是這樣,這才是自然狀態。我需要的只有我的思想、我那些微小的創造活動,以及去做任何自己想去做的事的能力。我是我自己,這就是重點。配對是社會行為,並非所有人都需要找個伴。也許這樣對我比較好,也許我可以在自己的世界裡終了餘生,直到大限來臨,就瀟灑離去。
♦I我:我自己,無關他人。
♦ineffable詞窮:這些文字終將成為最赤裸的心情抒發,未曾夾帶文字無以表述的知覺。將情愛訴諸文字,終究只會像是以字典陳述人生,無論裡面有多少字,永遠不敷使用。
♦infidel異教徒:反叛份字、盜匪之徒、革命惡棍,這些人物被我們視為綠林好漢。說實在話,他們的罪充其量也只是不信仰神而已,不是嗎?
♦love情愛:我連試都不想試。
♦lover情人:噢,我好討厭這個詞。如此虛假,彷彿自古以來就是從法語譯入,偷偷摸摸、見不得光的情愫。字典釋義:陷入戀愛中的人。短暫、非關家庭、無可避免地涉及性事。
 我從來不想要擁有情人。想要有個情人,我得探究這個詞的本質。我從來不想要擁有情人,卻始終希望去愛人,也希望被愛。
 沒有一個詞可以指稱情愛的接受者,只有一個詞可以指稱給予愛的人。而「情人」這個詞被推定為一對。
 當我說:做我的情人,我的意思並不是:我們來戀愛;我不是在說:跟我上床;我不是在說:成為我的秘密。
 我要我倆回到本初。
 我要你做那個愛我的人。
 我要做那個愛你的人。
♦masochist被虐狂:如果沒有這個詞,我們還能不能確知自己的被虐傾向?
♦neophyte新手:有好幾百萬又好幾百萬人經歷過這種事,為什麼沒人能給我一些忠告?
♦obstinate固執:有時它演變成爭論;哪個比較頑固?是愛情嗎?或陷入愛裡那兩個爭吵不休的人?
♦only唯一:那是種兩難情境,不是嗎?單身時,總有那種「只有我」的悲哀和喜悅。當你找到伴侶,總有那種「只有你」的悲哀和喜悅。
♦placid平靜:有時候我喜歡和你並肩躺著,互相呆望,一動也不動。
♦punctuate使用標點:假想訪談者提問:
 問:概言之,你學到了什麼?
 答:成功戀情的關鍵並非只有言語,而是標點符號的選擇。當你愛上某人,適時出現的問號可能代表著天堂與地獄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一個備受敬重的逗號,或巧妙安插的刪節號,可有效防範各式各樣的驚歎號。
♦reservation保留:有些時候我憂心自己已經迷失了自我,意思是,我和跟你相處時的我已經無法分割,若是我倆分開,我就不復存在。我把這個念頭保留著,以便應付我最不滿足的黑暗時刻。我從來不想如此依戀某人。
♦rest休息;其餘:在剩下的時光裡與我一同安歇。
 是的,靠過來一點。
 我們在這裡。
♦solipsistic唯我論的:走吧,我心想。走吧!走吧!我坐困愁城。走吧!走吧!因為經歷那種事之後,我真的看不到未來。
♦sonnet十四行詩:
 躍動中的音符:奔逃的重量如此狂暴且疲累
 ──靈魂聚攏後,身軀之內化生爪與翼,
 切割出的圓弧,是為頸背──從此飛逝。獨擁失落,
 生命浮現:裝模作樣的神態、顫抖星辰般的虛假
 信仰。墜落形成於內臟,繁茂於雙臂,
 心靈憶起塵世封閉時的險惡與困苦,
 敞開門扉,好讓氣流冷卻光的來到。
 因慌張而強壯的胸膛洞開,心之海灣於焉充填,
 風,愈形強勁,切面浩瀚。源生之地轉成
 曠野,向外伸展,隱藏之舞台顯現。
  ──摘錄自比利‧梅里爾Billy Merrell的十四行詩體廣播劇The Proposals
♦stanchion支柱:我不想當強者,卻也不想當弱者。為什麼總覺得非此即彼?當我們相擁時,總有一個摟得比另一個緊些。
♦vagary異想天開:錯在誤以為不確定性有法可解。
♦yearning渴望:這份渴望的核心在於相信一切終將盡善盡美。
♦這種爭執不會有贏家,就算爭贏了,終究傷了對方,無可避免地造成某種損失。
♦我們赤裸裸地面對世界,世界也毫不遮掩地袒露在我倆眼前。
♦那通常是無謂之舉。明知結果永遠無法盡如人意,我依然頻頻重施故技。
♦為了增進和平與和諧,我一腳踩進妥協的陡坡。
♦慾望有時是氣體,有時是液體。更多時候,當其他一切都成了氣體和液體,慾望就會凝固,肉體則是牽引它重量的磁場。
♦太多事可能出錯。
♦然而,殘酷的是,感覺卻像是我的過錯。錯在信任你。
♦在開始的某個時刻,你一定會懷疑自己愛上的究竟是那個人,或是那份戀愛的感覺。
♦假使過去了,那一刻也不會真的消逝。它會停留在遠處,若你要它回來,它會隨傳隨到。有時候,當你以為自己在尋找些別的,它其實近在咫尺。
♦我實在聽得煩了。
♦情況會好轉嗎?
 最好是。
♦這些生命片段的紀錄,一一繕寫在身軀上,讀起來多麼讓人心滿意足。
♦我們停留在那一刻,不確定未來將如何演變。
♦香檳這種東西,最容易引發聯想。每次開香檳,都是為了慶祝,所以,任何慶祝活動裡,最佳開場方式就是開香檳。每啜飲一口,就喝進所有值得慶祝的事,那種喜悅會隨著時間累積加倍。
♦為什麼不?還有什麼更好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天?
 讓我們為此乾一杯。
♦就是這種小事屢屢讓我倒盡胃口。
♦這種事讓人洩氣,令人玩味,有時很迷人,多半時候很無聊。
♦他們快樂得如此理所當然,彷彿全世界除了理所當然的快樂之外,不會有別的事似的。
♦你想的是過去?現在?或將來?我無從知悉。我從不明白你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給得起、或我是否還趕得及。
♦秘訣在於永遠別揭發這其中的均衡,別讓這些膽怯嚇倒我們。
♦即使我倆誰也未能如願,至少我們在第三種選擇之中尋獲自由。
♦我仍舊不清楚這究竟是優點或缺點。既能融入當下,又能在轉瞬間跳脫。
 我並非刻意跳脫──至少我不這麼認為──但我意識到自己突然置身事外,無法忘我地投入當時情境。
♦人可以在離開某件事物時,心裡還在乎著那件事。
♦我們已然超越淺層的想望,進入了需求的壕溝。
♦睡眠並非最要緊的事。
♦我退得更加遙遠,只留下虛假的表面。
♦就這樣,我的心停留在那裡。
♦詭異的是,犯錯的人是你,我竟然鬆了一口氣。因為如此一來,我可以不必太擔心自己。
♦挨餓與速度,名詞與形容詞。我就是卡在這裡。禁食是慾望的相對,否決了慾望的存在,是我們爭吵過後我的感受。
 都是速度惹的禍。我們回應得太過輕率魯莽,說了太多話。在做出不該做的事之前,我們沒有讓神經突觸連結。
♦然而我懷疑那只是我自己的想像。
♦彷彿這麼說情況就不那麼糟糕。
♦即便一開始只是暫時,終究會演變成永久的事實。
♦真不敢相信我活得這麼萎靡。
♦這番話幾乎已經成為固定台詞了。
♦沒有誰告訴過我這些,但我就是知道。
♦目前大家只是好意牽就,總有一天他們都不會願意再這麼做的。
♦你能做的事,我能做得更狠。
♦我們其實沒有信心,卻還是懷抱希望。我們倆都沒有放棄任何希望。
♦我受不了了,真的承受不住了。
♦我知道你受不了了,可是那難道是我的錯嗎?
♦比較孰優孰劣未免顯得愚笨,畢竟那充其量只不過是「當下」與「不再」的差別。
♦我們一直都跟其他人見面,重點在於見面做什麼。
♦這可不是玩大富翁時偷藏一張二十元紙幣,這是我們的人生。
♦你謀殺了某樣東西,而且是趁它不注意的時候。
♦我確實錯過些別的東西,但如果沒跟你在一起,我會錯過更多。
♦我試著不去想像自己變老的那一天。
♦飛逝的歲月和與你共度的時光都沉重得難以思量。
♦人最終都能適應,只要做出正確抉擇便能得到安慰,而長久的事的確會長久持續下去。
♦愛我少一點,但愛我久一點。
♦我很肯定,這樣還不夠嗎?
♦等待是我最難熬的時光。
♦我從來不想做任何改變,但突然之間發現一切都得改變。
♦我明白那些東西一旦收拾打包起來,就再也見不著了。
♦那不是個念頭,比較像是一種感覺,像是透不過氣來,必須呼吸點新鮮空氣。那是一種求生本能。
♦這就像半夜醒來,擔心害怕、毫無頭緒,百分之百肯定自己想得沒錯,可是等清醒一段時間之後,就會發現事情並不如表面上看起來那麼恐怖。
♦也許語言很仁慈,賜予我們這些雙重意義。也許它試圖教導我們,讓我們知道自己永遠可以擁有兩種面貌。
♦非生活中的瑣碎的不平之鳴,不是你生命中八分之七被遺忘了的過往時光的匆匆一瞥,不要口耳相傳、輾轉得知的事件。不,我要長篇故事,真實與否並不重要。
♦只要我們能施展魔法,誰還需要別的東西?只要我們都相信神奇的謊言,心滿意足,還奢求些什麼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