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行李箱.jpg

【書名】行李箱:短篇故事集La Malle

【作者】薇若妮克‧歐瓦黛Véronique Ovaldé、大衛‧芬基諾斯David Foenkinos、楊‧莫瓦Yann Moix、派崔克‧厄德林Patrick Eudeline、維琴妮‧戴朋特Virginie Despentes、菲利浦‧傑納達Philippe Jaenada、布魯諾‧德‧史塔本赫Bruno de Stabenrath、法賓娜‧貝爾多Fabienne Berthaud、尼可拉‧鐸爾夫Nicolas d'Estienne d'Orves、艾莉葉‧阿貝卡西Éliette Abécassis、瑪麗‧達里斯克Marie Darrieussecq

【譯者】張喬玟

【出版社】寂寞

【ISBN】9789868900288

【佳句】

♦我們心目中重要的事物對他們而言並不然。
♦這有什麼大不了的呢?
♦我全都記不得了,一切都是這樣完美而朦朧。
♦要魯莽一點喔,孩子!
♦在各種處境下都要大膽無畏。
♦我願付出一切,亦即我的生命,因為這是我所僅有。
♦只是那個時候,我倆都還懵然未覺。
♦口若懸河才是王道。
♦怎麼什麼事都能拿來開玩笑呢?
♦這些人不能諒解他的本性。
♦總是有別的辦法可行。
♦不是不喜歡榮譽,只是他已察覺,人氣終究會玷汙他的名譽。
♦愛情自古以來就是這麼玄奧。
♦有錢人就是天生優雅。
♦但是還有誰相信呢?
♦此刻他的失勢就像膿包,一鼓一鼓地跳動。
♦這些惡行到了何等程度才該接受法庭制裁?野蠻行為中不該被跨越的禁忌門檻又在哪裡?
♦生命離去的這一刻,感覺真奇妙。
♦這種事物是無法施予的。
♦滿腔熱火、總是對各種挑戰如癡如狂的他,實在想休息了。
♦每個世紀的開頭就如同戀情萌芽時那般令人煩躁,人人縱欲過度,對衰落懵懂無知。
♦他喜愛汙穢更甚於一切。
♦在真相的領域,書寫竟比話語更具力量,這實在荒謬至極,畢竟我們都曉得,許多作家是說謊成癖的。某些更過分的,甚至連自己都能騙,自欺欺人地相信自己稱得上是作家。
♦事情到頭來還是一成不變,這般停滯不前真是令人疲累。
♦事情就是可以如此簡單。
♦對我而言,沒什麼比失敗更好的事了。
♦我受不了失敗。
♦他們喜歡覺得自己是有分量的。
♦他的確想要某樣東西,只是不曉得是什麼。他的欲望沒辦法指明。他的欲望就像茫茫人海中的一名女子,他能瞥見她一小部分的肩膀,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
♦生命的幾個部分從他身邊溜走,記憶出現了漏洞。
♦他挑起的恨意愈來愈令他疲累。他當然能以自己的成就為噢,但那些批評傷害了他,那些人嘔出的穢物腐壞了他的成就。
♦他寧可一走了之,也不願面對失敗。
♦胡迪尼不想再做胡迪尼了。
♦絮絮不休令他疲累。
♦時間已屈指可數,而生命寶貴。
♦衝突是必須分出高下才能了結的。
♦人世間偶爾會有一些場合,使得渺小的高盧統帥不得不向偉大的凱撒稱臣。
♦少了他們,我們只是乏味地活著。
♦人,生命,外面的世界。這些終究還是有意思多了。
♦榮譽,道德,藝術?那些偽君子在說什麼啊?只有錢、錢、錢才算數。那些冠冕堂皇的感覺全都買得到。就跟其他東西一樣。
♦然而,世界就是這樣!
♦這世界超出了他的理解範圍。
♦那麼獨一無二的東西。某個介於哀傷、懼怯和嘲弄之間的東西。某種如少年般年輕,同時又非常古老的東西。某樣似乎歷經百歲千秋,可追溯至古埃及,甚至更久遠以前的東西。某樣轉世重生且永恆的東西。是的,在這諧仿的相似性背後,有某種他必須懂得捕捉的東西。某種像是靈魂的東西。
♦善惡之外尚有美。
♦這個念頭在他心中打轉,但他幾乎無法相信。只是這樣想能讓他心安一點,能幫他捱下去。
♦因為別無選擇,他只能堅持到底。
♦大局尚在未定之天,凡事都還有可能。
♦恐懼比他想擊敗命運的欲望更加強烈。
♦恐懼還摻雜了其他東西。吞沒他的不只是一個想法,而是一種感覺。
♦他對於等著他的未來一無所知,想像力全被他平靜的童年給壓抑了。
♦這是個上下顛倒的世界,裡頭的人都失去理智。
♦每個人為了生存,都會做必須做的事。
♦她是個被磨損的女人,一如這城市的花,一旦開得太久,氣味就令人暈眩,芳香不再。
♦一個念頭都沒有閃過他的腦際。腦中空蕩蕩的,卻毫不輕盈。
♦他墮落了,落到她的層次。
♦人生之路太崎嶇,不能老是遂心如意。行為總有出軌的時候,他對此束手無策。他不再去想,也不再留心。
♦兩人都擁有四分五裂的靈魂。
♦那一天,他活生生的一部分瞬息間破碎了,截成片片段段。
♦他知道他再也不會往回走了。生命始終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離開,遺留,放棄。窮緊張也沒有用,我們落腳的每一處都只是旅程上的一刻──最後總是要移動。
♦遊手好閒是萬惡之母。
♦無論在什麼地方,男人全都一個樣,都是偽君子。
♦他太忙著藐視身旁的一切。這些小人物只會拿自己卑賤的標準來看待周遭的人事物。
♦但人的一生並不能總是隨心所欲,有時必須勉強自己。
♦這個地球上有多少死人啊──有多少死人才使得地球成為這樣的煉獄,多一個又有何差別!
♦道德?那是人家拿來在草芥之人鼻子底下揮舞,用來說服他們逆來順受、永遠別打直腰桿的東西。
♦某個東西在她體內擴散,某個未曾經歷過的東西,或許他會說那是喜悅。
♦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天,再也不會有任何事比飛行更重要。
♦毅然決然──唯有如此才能達成不可及的目標。
♦夢想絲毫不存在「危險」的概念,連半點陰影都沒有。
♦若凡事都有可能,他為何要在新的夢想之前退縮呢?
♦時間已不許他吹毛求疵。
♦唯有拋開恐懼,才有機會超越。
♦此刻他賭的是自己的命。
♦反正他不可能掉頭,不可能反悔,但接下來會不會失誤或故障就難以逆料了。他不會再有第二次機會,從現在起,除了成功或幾乎必死無疑之外,沒有其他選擇了。
♦生命所能給你的,就屬睡眠最令人渴望了。
♦睡意就像毒品,完全剝奪了他的自主能力。
♦生命真是不公平啊。
♦在這個病態的世界,戰爭依然存在。
♦愛要產生結晶,主要取決於第一眼的魔法,il fulmine prima,正是義大利人說的一見鍾情。
♦面對令人洩氣的事,只能去習慣......
♦一股悲傷淹沒了他,彷彿靈魂被一張半透明紗帳給掩住。
♦獨缺一人,竟似荒蕪人煙。
♦既然挑了一瓶美味的蜂蜜,招來蜜蜂飛舞就不該訝異。
♦千萬什麼都別說......就讓夜晚屬於夜晚。
♦溫水從來不是他的那杯茶。
♦他為愛而活,沒有時間去憎恨。
♦人生首要之務就是完成他的作品。
♦旅行方式透露了你是個什麼樣的人。
♦空白頁般的一天要開始了。
♦你選擇尋歡作樂,享受青春,毫無顧忌地探索世界。
♦你都記得,但是並不後悔。你無怨無悔。你從不抱怨。你並不懷念那個曾經奢靡而膚淺的自己。
♦要是有餘裕發懶,我決定今天要睡上一整天。
♦大家的問題都一樣。
♦你要吃苦頭才能餬口。
♦只要是為了混口飯吃,錢怎麼賺都不可恥。
♦不覺得活得太理智有點無聊嗎?
♦生命中的偶然還真有趣。
♦你對男人已失去興趣。你感興趣的只有睡覺和作夢。
♦你已經厭煩了擁有這些。你領悟到幾乎一無所有的樂趣,享受著只有必需品的自由。往昔擁有的財產中,四分之三根本於你無用,都是多餘。
♦那個時候,你不會想到明天。你及時行樂,身邊圍繞著豬朋狗友,無憂無慮,如鬼火般輕盈。
♦你也知道你們不會天長地久。你是他當下的戰利品,他每天像你宣示的愛意只是誘餌,會隨著年歲灰飛煙滅。
♦你憤世嫉俗,清醒地活在當下。重要的是他讓你快樂,就算這份快樂在你把它當真的時刻是假的。
♦和他在一起很快樂,但是少了愛,所以也該分手了。
♦既無椎心蝕骨之痛,也沒有後悔,只有懷念。
♦決定命運的時刻就像貪婪的南美短吻鱷,逼近了。
♦我是被自己「永不言不」的個性給害了。
♦真正的文學總是引人來到殺戮的大門,來到極致而絕對的險境。唯有讓人從直接的視角看見這場終極毀滅,文學才具有意義和靈魂。文學是對於最終屠殺的直覺,那場屠殺將終結我們所知的世界。
♦只有酒精能幫助我們忍受事實。
♦真正的才華是一種病。天賦是癌症。
♦創作只會帶來痛苦、悲傷和無力。
♦待在天賦的羽翼之下,你確實能發揮得淋漓盡致......卻也會永遠窒息自己。
♦我寧願不要冒這個險。
♦你又有什麼好失去的?
♦我沒有什麼能失去的了。
♦選購玩具熊就是要相信自己的衝動!
♦驚慌是不理性的表現。
♦凡是終究會傳開的。
♦儘管我們知道。
♦世界自有改變個人的方式,個人也有形塑世界的方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