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吉普賽故事詩.png

【書名】吉普賽故事詩Romancero gitano

【作者】費德利可‧加爾西亞‧羅卡Federico Garcia Lorca

【譯注】陳南妤

【出版社】聯經

【ISBN】9789570830408

【佳句】

♦美麗是因沾對手鮮血,
 就像魚群一般發亮。
♦──如果我能啊,孩子,
 本可說一言為定。
 但我已不是我,
 我家已不是我家。
♦最後的寂靜的流言
 將她的襯衫解開,
 看到凍僵的遠方之
 片片雲朵和重重山,
 她那糖與檸檬草的
 心就這樣破碎了。
♦我來尋找我所找的,
 我的歡樂和我的人。
♦妳這樣悲哀!
 這令人憐惜的悲哀!
 妳哭泣著檸檬的汁
 等待的酸口裡的酸。
 這巨大的悲哀!
♦這悲哀!我要變成了
 黑玉,從皮膚到衣服。
♦洗淨妳身體
 用那雲雀一般的水,
 並且就讓妳的心
 寧靜
♦潔淨的總然孤獨。
 噢!隱藏的河床以及
 遙遠的清晨之悲哀!
♦誓言的海洋
 回響,不知何方。
♦我無休止的孤獨!
♦沉重的寂靜,從背後,
 湧出彎曲的天空。
♦暗色橡膠的寂靜
 及細沙般的恐懼。
♦風,裸身回來
 在意料外的街角,
 這銀夜的夜晚
 夜晚,夜之夜晚。
♦那裡年輕赤裸的
 幻想燒燃。
♦在風中爆炸著
 黑色火藥之玫瑰。
♦有著死亡軀體和
 碎鼻之星的夜晚,
 等候黎明的裂痕
 讓自己全部崩坍。
♦在水之下
 有著字句。
 失去的聲音之泥濘。
♦月亮在天上繞行
 在無水的大地上
 這時夏天播種著
 老虎和火焰的私語。
♦大地獻出自己
 滿是累累的傷痕,
 或是顫慄因為
 白色光的尖銳腐蝕。
♦一顆星星的鑽石
 劃過深深的天空。
 光之鳥想要
 逃開天空
 從巨大的巢逃出
 因為在那兒它是囚犯
 但它渾不知自己戴著
 一條鐵鍊在頸上。
♦行過原野,行過風,
 黑馬,紅月。

♦當他是詩人的時候,就是簡單的,而當他是簡單的,就永遠也不會掉入賣弄文字的可笑地獄中。
♦月亮是致命的舞者,風是好色之徒。
♦他是悲哀的化身,全然沒有救藥,是黑色的悲哀,在這種悲哀裡是走不出來的,只有用一把刀在左胸肋骨開一個深深的小洞。
♦那不是煩悶,因為帶著悲哀依然可以微笑,也不是令人瞎眼的痛苦,因為這悲哀從不會造成哭泣;那是一種無名的焦慮,是沒有對象的銳利的愛,帶著一種:確定死亡就在門後呼吸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