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鎮上最美麗的女人

【書名】鎮上最美麗的女人The most beautiful woman in town & other stories

【作者】查理‧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

【譯者】巫土

【出版社】圓神

【ISBN】9576079152

【佳句】

♦美麗什麼都不是,美麗不持久。
♦一切都很操勞。
♦他們很久以前就死於生活的節奏與愚蠢。
♦不算是很豐富的生活,但是得過且過。
♦全是謊言與神話,只是為了讓遊戲繼續下去。每個人只是盡力活下去,希望碰到好運。其餘一切都是狗屎。
♦輪胎輾過已死的,正在死的,以及將死的。
♦這就是世界,而這就是世界運行的方式。
♦就像所有絕望的日子,我們的終於也來了。
♦這個世界就是要這樣子:一些可憐蟲被困住,不快樂,要應付差事。
♦一個人胡說八道太久,就會說出傻話。
♦任何直接論斷都很容易就變成非事實、部分的事實、謊言或枯萎的梔子花。
♦人性的貪婪是無止盡的,永遠無法滿足。
♦如果勢必要輸,就輸在前頭。
♦事實上,一個人永遠無法完全搞懂賽馬或其他任何事情。就在他以為自己懂了時,其實只是剛開始。
♦當你喝酒歡笑,不在乎金錢時(傻瓜是留不住金錢的),女人就會出現。
♦任何事情都是浪費時間,除非你打砲很好、創作很好,或活著很好,或正要醞釀著某種虛幻的快樂愛情。我們最後都會落入失敗的熔爐──稱之為死亡或錯誤都可以。我不是個文字匠。但我會調整配合潮流,我們稱之為經驗,即使我們並不確定是否是智慧。但是一個人也可能一輩子都生活在錯誤之中,處於麻木恐懼的狀態。你看過這種臉孔。我看過我自己。
♦有時候我覺得大眾都被催眠了,這群人沒有地方好去。
♦但是事情總是這樣子──不想要的總是會碰到。
♦輸家何去何從?誰要輸家?
♦這些人幾乎都有令人無法忍受的僵硬自我──他們都是不屈不撓的愚蠢。
♦我很累,所以無法抗拒誘惑。
♦是有機會,但大多稍縱即逝。需要耐心,非常辛苦;你必須能思考。這是一處戰場,你可能已經被震得麻木了。
♦有歡笑也有悲傷。
♦我需要忘掉憂愁。
♦荒廢的時光,沒有意義的日子,緩慢而殘酷的時鐘。
♦事實上,我是個天才,但除了我沒有人知道。
♦又無聊又熱又笨又折磨人又無意義。
♦這是一場兒戲,議場愚蠢的遊戲。
♦真是愚蠢,愚蠢,愚蠢與可怕。
♦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但在很謹慎與輕鬆的時刻,你幾乎可以瞭解這個世界。
♦春天或花朵或夏天都永遠不會再像這樣了。
♦如果想一想,世界上所有東西看起來都很壞。
♦我不知道。也許我害怕吧。害怕一切。像人、建築物、各種東西、一切東西。主要是人。
♦詩用太少時間說太多東西;散文又花太多時間說太少東西。
♦一切都彼此依附繁衍,就像蘋果中的蠕蟲一樣溫暖笨拙。
♦只有窮人才了解生命的意義;富人與安全的人只能用猜的。
♦他們從最底層翻身,厭倦了柔弱的狗屎。
♦政治更多詭詐,歷史最後會把我們全整垮。
♦你是公眾人物。你應該要以身作則。
♦每個人一輩子都會碰到堅持立場或逃之夭夭的抉擇。
♦什麼都沒改變。人獸的進化史非常緩慢。
♦如此自以為重要──完全不把你放在眼裡。
♦第一次的傷害最痛苦。
♦我已經距離太遙遠,看不清楚事情。
♦勝利者必須從頭到尾。
♦任何人在二十五歲都是天才,在五十歲就需要一點努力。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地獄,但是我在這方面領先其他人一大段距離。
♦時光就像濕大便一樣沾在我身上。
♦哇,所有人的臉孔都融化成為空無,對著空無聒噪。
♦我不是自命清高,但有時候真的很恐怖,唯一的結局只有死亡與瘋狂。
♦你老了,你衰弱了。
♦不勝利就死亡。
♦賭得越大,風險越大。
♦當年我們都是聰明人。
♦笨人最不屈不撓。
♦不能期望最好的,不管是對人或命運,最後一切都會辜負你。
♦不要占有超過你能吞掉的:不管是愛情、慾火或仇恨。
♦在美國只能當贏家,沒有第二種選擇,想要任何東西都要戰鬥,沒有懷疑。
♦強烈的自戀就像螢光顏料一樣覆蓋他全身。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刮除。事實也不能。他們不懂什麼是事實。
♦你的東西不夠好,如此而已。
♦這一行是市場行銷。我們不是慈善事業,老實說,我們並不在乎要提昇靈魂或提昇這個世界。
♦藝術家都是令人無法忍受的無趣,而且短視。如果他們能成功,他們就相信是自己的偉大,不管自己是多麼差勁。如果他們不成功,他們還是相信自己的偉大,不管自己是多麼差勁。如果他們不成功,那都是別人的過錯。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天分;不管他們多爛,他們還是相信自己的偉大。他們總可以舉出梵谷或莫札特或其他幾十個尚未成名就英年早逝的人。但世上每出一個莫札特,就有另外五萬個令人無法忍受的蠢蛋,不斷地生產爛作品。只有真正的行家才會放棄這場遊戲──就像韓波(Rimbaud)或羅西尼(Rossini)。
♦這個世界真爛。他們認不出天才。他們只會壓抑天才。你必須要懂得迎合才行,就是這樣。
♦我們犯了一個錯誤,但已經太遲了。
♦真是悲哀,一切都是這麼悲哀──我們像白癡一樣活著,然後最後就翹辮子。
♦那裡非常寧靜。就在月亮與黎明之間。非常寧靜。時間彷彿暫停,超越了時間。
♦你一直都是個膽小鬼,一直都是。
♦太陽升起。世界正在甦醒。
♦就是這樣:美夢消失了,當它消失時,一切就消失了。
♦民主與專制的差別在於,民主是先投票再接受命令;而專制就不需要浪費時間投票了。
♦如果你讓他們心中產生不好的念頭,你要怎麼辦?很簡單,你就讓他們去想其他事情。他們一次只能想一件事情。
♦大戰爭總是因為這類小意外所引發。
♦目前對於這種危機都過於麻木不仁。
♦真的有好人與壞人嗎?真的有人一直在說謊,有人從來不說謊嗎?有好政府與壞政府嗎?沒有,只有壞政府與更壞的政府。
♦如果這些東西有死亡,那麼,對我而言,這樣面對自己的死亡要比另一種可愛多了,那種夾帶著各種口號如自由、民主、人道等等狗屎。
♦好時光過去了。沒有人在乎,沒有人有錢,如果有錢,他們也不會花。這是一個新時代,很無聊的新時代。
♦金錢只有兩個地方不對勁:太多或太少。而我又落入了「太少」的範圍。
♦年老不是罪過。只是大多數人年老得很糟糕。
♦不管他們認為我是白癡、還是天才都無所謂。我知道我是什麼。我什麼都不是。為什麼有人要送我東西,我不在乎。我收下東西,不帶任何勝利感或委屈感。我唯一的要求是我不要求任何東西。除此之外,我喜歡讓這張小唱片一直在我腦中打轉,一直播放著同樣的曲調:別勉強了別勉強了......這似乎是個不錯的念頭。
♦我聽說有人熱愛食物。但食物只讓我覺得無聊。酒還好。但太多也有壞處。
♦一個男人到底需要什麼才活得下去?什麼都不需要。
♦一團混亂!
♦好悲哀,無法挽救,什麼都沒了!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
♦現在已經不像以前了。大家都沒有錢。都是用旅行支票或信用卡。大家都沒有錢。身上都不帶錢。一切都是信用。剛領了薪水支票就被瓜分光了。他們抵押了生命來買一棟房屋。然後他們必須用廢物裝滿房子,買一輛車。他們被房屋套住了,政府也知道,用房地產稅把他們壓死。沒有人有任何錢了。
♦這些事情有什麼意義,沒人知道。
♦我們都是在逃避某些東西──女人、帳單、嬰兒、無能。我們都是在休息與厭倦,我們都是在生病與厭倦,我們都受夠了。
♦我們都是可憐的失敗者,躲藏的笨蛋,想要不去思考或感覺,只是不自殺,熬下去。我們屬於那裡。
♦了解孤獨與群眾之間的正確平衡──那才是最困難的,需要一點機巧,才能不讓自己被關入瘋人院。
♦什麼都有,什麼都沒有。
♦黑人革命最好的一件事,就是他們願意嘗試;我們大部分白人都忘了怎麼做,包括我。
♦你有妄想症嗎?
 當然。神智清醒的人誰不是?
♦多少人一輩子有三十五天自由?
♦他喜歡聆聽;人們就是他最精采的節目,而且不需要任何入場費。
♦他們知道生命只是一桶大便,但他們拒絕認輸。
♦所有人都需要時來運轉,然後大家都會尊重他。
♦他總是很奇怪這麼多人急著往一個方向走,另一群人急著往相反的方向走。有人一定搞錯了方向,或者這只是一場骯髒的遊戲。
♦作者的心智、想像力、與創意都自由流暢進行,這就是創作,來自於人類之中活了將近半世紀的產物......
♦我們都太擔心金錢、名氣與權力。
♦他看起來就像個悲哀的老大,攤在自己的憐憫之中。
♦大情人死了。但還會有其他大情人。也會有許多不是大情人。這些人占大多數。幸或不幸,世事就是如此。
♦他瘋狂地親吻,這種飢渴超過大海,這是蜘蛛對蒼蠅的親吻。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美的,不僅如此──還有一種醜陋──
♦坦白說,這樣做我總是比較快樂。
♦生活十分單純,沒有太多痛苦。也許也沒有太多理由,只要能逃離痛苦就很好的理由了。
♦沒有辦法,一個人必須設法遺忘。
♦食物就是很無聊。
♦總是在地獄,不予以理會,所有這一切。
♦我不了解為什麼。我不覺得有什麼糟糕的。
♦真是懦弱愚蠢透頂!
♦你到底想要證明什麼?
♦大家都在睡覺,都很理智正常。偶爾會需要像他一樣的混蛋。

♦在歷經人世的狂放與冷漠的背後,是永遠無法逃避的孤寂。唯有如此誠實地面對生命中的一切醜陋,人性或許才會有昇華的可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