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世界情詩名作100首.jpg

【書名】世界情詩名作100首Famous Love Poems of the World

【譯者】陳黎、張芬齡

【出版社】九歌

【ISBN】9575606973

【佳句摘錄】

〈詩三首〉莎茀Sappho
月已西沉,
七星亦落;現在是
午夜,時間消逝
而我獨眠。
〈酒歌〉葉慈W. B. Yeasts
酒從口入,
愛從眼生,
老朽之前
人所悟者即此。
我舉杯就唇,
我看你,我嘆息。
〈愛神像〉澤諾多托斯Zenodotos
是誰雕刻愛情
    將他置於
這噴泉旁,
  以為
他可以用水
  去控制
這樣的烈火?
〈我愛過你〉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
我愛過你,這顆心無法平靜,
似乎愛情仍然在我心底逡巡;
但你不要再為它所困,
我不想以任何事情傷害你。
我愛過你,不抱希望,不吐聲息,
既受羞怯之苦,又受嫉妒之痛;
如此溫柔,真誠的愛情,
願上帝保佑另有人能夠給你。
〈給一位不知名女子的信〉帕拉Nicanor Parra
當歲月流逝,
當歲月流逝而風已然在你我的
靈魂之間掘了深坑;當歲月流逝
而我只不過是一個曾經愛過的人,
在你的嘴唇前曾經駐留片刻,
一個倦於行走過花園的可憐者──
那時你會在哪裡?你
會在哪裡,受我之吻的女孩?
〈時調二首〉黃真伊
1
我要把這漫長冬至夜的三更剪下,
輕輕捲起來放在溫香如春風的被下,
等到我愛人回來那夜一寸寸將它攤開。
2
青山裡的碧溪水啊不要誇耀你的輕快,
一旦流到滄海你將永遠無法再回來,
明月滿空山何不留在這兒與我歇息片刻。
〈回來〉卡瓦菲Constantine Cavafy
時時回來並且抓住我,
啊親愛的感覺,回來抓我──
當肉體的記憶甦醒,
舊日的慾望再度在血脈中奔竄;
當唇與膚重新記起,
而手摸索彷彿它們又再度觸及。

時時回來並且在夜裡抓住我,
當唇與膚重新記起……
〈電梯之會〉侯蘭Vladimir Holan
我們步入電梯。僅我們二人。
我們互相對視,如是而已。
兩個生命,一剎那,完滿,幸福。
在第五樓她走出去,而我繼續往上,
知道我將永遠無法再見到她,
知道這是一生唯一的會面,
如果我尾隨她,我會當場死去,
如果她回身向我,
那也像是來自另一個世界。
〈行動〉佩特羅尼烏斯Petronius
行動,是猥褻的喜悅,而且短暫;
之後,我們立刻後悔這戲耍之舉:
讓我們不要盲目衝動行事,
像慾火焚身的禽獸只知行動:
因為慾望會凋萎,熱情會腐壞,
但為了要,為了要使聖日永無止盡,
讓我們緊緊躺在一起,並且親吻,
不必費力,也不必感覺羞恥;
這事讓人歡喜,過去現在將來都如此;
永遠不會腐壞,永遠都才開始。
〈共享〉史特蘭白Ingela Strandberg
我們共享一個地上的午後,
灰濛濛的雨,
冰冷的風,
黑色的思緒,
自我欺瞞。
我們共享孤寂
以及我外套裡的溫暖,
以及我們接吻前
嘴巴吐出的白色氣息。
〈詩三首〉伐致呵利Bhartrhari
2
他們親吻百次,而後
彼此相擁千次,
停下只為重新來過;
如此這般居然不覺重複。
3
他捧著她的臉,不讓她走:
她想說:「喔不!不要!喔不!
不要!」但他吻得她出不了聲
只能叫著「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四行詩二首〉奧瑪開儼Umar al-Khayyam
1
一卷詩,一壺酒,一塊麵包,
在樹下──還有你
伴著我在荒野歌唱──
啊,荒野就是天堂!
2
啊愛人,請將那能澆息往昔
悔恨與來日煩憂的酒杯斟滿:
明天!──啊,明天我也許
已跟著昨日的七千年入土。
〈四行詩三首〉魯米Jelaluddin Rumi
1
愛情沒有穩定的根基。它是浩瀚之洋,無始無終。
試想,一座以古老秘密為騎墊,懸空奔馳的海洋。
所有人都淹溺其中,而如今以那兒為居所。
海洋中有一滴希望,其餘都是恐懼。
3
我在白日讚美你,而不自知。
我在夜間伴隨你,而不自知。
我一直以為我就是我──但錯矣,
我一直是你,而不自知。
〈已經過了一點〉馬雅可夫斯基Vladimir Mayakovsky
已經過了一點。你一定已就寢。
銀河在夜裡流洩著銀光。
我並不急,沒有理由
用電報的閃電打攪你,
而且,如他們所說,事情已了結。
愛之船已撞上生命的礁石沉沒。
你我互不相欠,何必開列
彼此的苦難,創痛,憂傷。
你瞧世界變得如此沉靜,
夜晚用星星的獻禮包裹天空。
在這樣的時刻,一個人會想起身
向時代,歷史,宇宙說話。
〈俳句三首〉千代尼Chiyo-ni
1
拂曉的別離
偶人們
豈知哉。
2
根深蒂固,
女子的慾望──
野紫羅蘭。
3
再睡一覺,
直到百年──
楊柳樹。
〈那麼,我們不要再遊蕩了〉拜倫Lord Byron
那麼,我們不要再遊蕩了,
 如此晚了,這夜已央,
雖然心還是一樣戀著,
 而月光還是一樣明亮。

因為劍會把劍鞘磨穿,
 靈魂也會磨損胸膛,
而心應該停下稍喘,
 愛情自身也須休養。

雖然夜本就為愛而設,
 而白日回來太匆匆,
但我們不要再遊蕩了,
 在月光的映照中。
〈暴風雨夜〉狄瑾蓀Emily Dickinson
暴風雨夜!暴風雨夜!
有你相伴,
暴風雨夜對我們而言
是奢侈的!

風吹不到
已入港停泊的心──
不再需要羅盤,
不再需要航海圖。

划行於伊甸園!
啊!大海!
今晚我只想把船繩
繫泊在你的懷裡!
〈十四行詩二首〉莎士比亞Willian Shakespeare
129
色慾的滿足就是把精力浪費於可恥的
放縱裡;在未滿足之前,色慾乃
狡詐的,充滿殺機的,嗜血,罪惡,
野蠻,極端,粗暴,殘忍,不可信賴;
剛剛享受過,立刻就覺得可鄙;
不顧理性地獵取;一旦得到,卻是
不顧理性地憎恨,像入肚釣餌,故意
為引發上鈎者瘋狂而佈置──
瘋狂於追求,也瘋狂於佔有;
佔有後,佔有中,佔有前,皆極端;
行動時是天大幸福;行動完,傷憂。
事前,歡樂懸腦中;事後,夢一般。
 這一切世人皆知;但無人知道怎樣
 避開這個把人類引向地獄的天堂。
〈以淚水的修辭學化解疑懼〉修女胡安娜Sor Juana Ines de la Cruz
今天下午,親愛的,當我與你說話,
我從你的面容和行動看到
用語言已經無法說服你,
我真希望你能看透我的心思。

愛神,助我實現我的心願,
達成了似乎不可能之事:
在苦痛傾洩出的淚水中,
我的心碎裂,緩緩滴流著。

夠了,親愛的,別嚴厲無情了;
不要再被狂暴的嫉妒折磨,
不要讓疑懼用愚昧的幻影和

虛假的徵象擾亂了你的安寧,
因為你已經看到並且觸到濕答答的
我的心──它在你的手裡溶化了。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丁尼生Alfred Lord Tennyson
然後深紅的花瓣睡著了,然後白色的;
宮殿外步道旁的柏樹不再搖曳;
斑岩噴泉裡金色的鰭不再閃爍;
螢火蟲醒來,你也跟著我醒來。

然後乳白的孔雀垂首彷彿幽靈,
彷彿幽靈她向我發出微弱的光。

然後大地躺著如戴納漪迎向星輝,
你的靈魂也全心全意向我開放。

然後寂靜的彗星繼續滑落,留下
閃光的犁溝,如你的思想,在我體內。

然後百合收攏起她所有的甜美,
偷偷溜進湖心深處。
所以卿卿,你也收攏起你自己,溜
進我的懷中並且在我體內溶失。
〈一千次,喔我甜美的鬥士〉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h
一千次,喔我甜美的鬥士,
為了要與你的眼睛謀和,
我把心獻給了你,但傲氣
十足的你並不喜歡低下頭看;

而如果有別的女人冀求我的
那顆心,那麼她真是癡心妄想:
因為我鄙視你所厭惡的東西,
我的心已永遠無法像從前一樣。

如果現在我趕走我的心,而它在
悲傷的流亡中無法從你那兒獲得庇護,
也不懂單獨生活或奔向他人的呼喚,

它可能會偏離生命的正途──這樣
對你我都是重大的罪過,你的罪
還要更重些,因為它愛你更深。
〈晚霞中〉艾亨多夫Josef Von Eichendorff
經歷了苦難和喜悅,
手牽著手,如今
我們雙雙從漂泊的天涯
來到這安靜的鄉間休憩。

山谷圍繞在四周,
天色已經暗了,
只有兩隻雲雀,記著舊夢,
正飛翔入雲霧中。

來吧,讓牠們翱翔,
很快就是睡眠時候,
我們不要走失啊,
在這一片孤寂中。

啊廣袤的,寧靜的和平!
在晚霞中如此沉重,
我們已如是厭倦漂泊──
難道這就是死亡?
〈我不乞求你的愛情〉阿赫瑪托娃Anna Akhmatova
我不乞求你的愛情:它已
安然入土,不要再揚起灰塵……
別期待我嫉妒的信
會蜂擁進來折磨你的新娘。
但我還是要對你進忠言:
給她我的詩讓她在床上讀,
給她我的照片讓她留著──新婚時
像那樣善待她是聰明之舉。
因為這些鵝要的是知道自己已
大獲全勝,而非輕鬆甜蜜的談話
或者充滿幸福回憶的蜜月……
當你與你的新人揮霍光
每一絲、每一毫的快樂,
並且像厭膩了的某種口味
你的心認清了後果──
那時,別像一隻小狗
爬進我孤寂的床鋪。
我不認識你。也愛莫能助。
我還在病著快樂呢。
〈乘著歌聲的翅膀〉海涅Heinrich Heine
乘著歌聲的翅膀,
愛人啊,我要帶你離去,
到那恆河岸邊,那兒
我知道最美的地方。

一座開滿紅花的花園,
靜臥在輕柔的月光下;
蓮花在翹首等候
她們親愛的姊妹。

紫羅蘭竊笑,低語,
仰頭向天上的星星;
薔薇花秘密地
互吐芬芳的故事。

溫柔、聰明的羚羊
跳過來仔細聆聽;
聖河的水流
遠遠地傳來波音。

我們將在那兒降落,
在那棕櫚樹底下,
啜飲著愛與寧靜,
做著幸福的夢。
〈既然我的唇已觸到〉雨果Victor Hugo
既然我的唇已觸到你依然滿盈的杯,
既然我蒼白的額頭已放在你的手裡,
既然我以吸過你靈魂芬芳的
呼吸,那深埋於陰影裡的香氣,

既然我已有幸聽你說出那些
話語──那是神祕的心的傾吐,
既然我已見過你哭,見過你笑,
你的嘴貼著我的嘴,你的眼貼著我的眼;

既然在我狂喜的頭上我見過一道光
射自你始終蒙著雲霧的星星,
既然我已見過你的時光攫下的一瓣
玫瑰,掉落我生命的水流,

我現在可以向疾馳的年歲宣佈:
逝去吧,儘管逝去吧!我已無東西可老去!
帶著你那些枯萎的花離去吧,
在我心裡有一朵花,無人能摘取。

你翅膀的撲打絲毫不能動搖我的杯,
我飲之以解渴,已然被我注滿;
我靈魂裡的火多過你所有的灰燼!
我心中的愛超過你帶來的遺忘!
〈雖然你以千姿萬態隱藏自己〉歌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
雖然你以千姿萬態隱藏自己,
最親愛的人啊,我立刻就認出你;
雖然你用魔術面紗掩蓋自己,
無所不在者啊, 我立刻就認出你。

在純淨,朝氣蓬勃的柏樹身上,
肢體最美者啊,我立刻就認出你。
在運河潔淨,流動的活水中,
最悅人的人啊,我清楚地認出你。

當直湧而上的噴泉自頂處漩開,
最愛玩的人啊,我高興地認出你;
當雲朵成形,旋即幻化出新貌,
最多變的人啊,在那兒我認出你。

在如茵草地花朵綴飾的面紗裡,
星光斑斕者,多美啊,我認出你;
而當常春藤伸出它千隻手臂,
擁抱一切者啊,在那兒我認出你。

當黎明的火光在山頂上閃現,
使人欣喜者啊,立刻,我歡迎你;
隨後在我上方天空變得澄而圓,
使人開心者啊,我隨即呼吸了你。

我從內在外在感官獲知的事物,
教化一切者啊,我全都得之於你;
而當我稱呼阿拉的一百個名字,
每個名都回應以一個名,讚美你。
〈短歌六首〉和泉式部Izumi Shikibu
1
獨臥,我的黑髮
散亂,
我渴望那最初
梳它
的人。
3
快來吧,
這些花一開
即落,
這世界的存在
有如花朵上露珠的光澤。
4
渴望見到他,渴望
被他見到──
他若是每日早晨
我面對的鏡子
就好了。
5
竹葉上的
露珠,逗留得
都比你久──
拂曉消失
無蹤的你!
6
久候的那人如果
真來了,我該怎麼辦?
今晨的花園鋪滿雪,
太美了,
不忍見足印玷污它。
〈短歌七首〉小野小町Ono no Komachi
1
他出現,是不是
因為我睡著了,
想著他?
早知是夢
就永遠不要醒來。
2
當慾望
變得極其強烈,
我反穿
睡衣,
暗如夜之粗殼。
3
我知道在醒來的世界
我們必得如此,
但多殘酷啊──
即便在夢中
我們也須躲避別人的眼光。
4
雖然我沿著夢徑
不停地走向你,
但那樣的幽會加起來
還不及清醒世界允許的
匆匆一瞥。
5
見不到你,
在這沒有月光的夜
我醒著渴望你。
我的胸部熾熱地漲著,
我的心在燃燒。
6
你留下的禮物
變成了我的敵人:
沒有它們,
我或可稍忘
片刻。
7
花色
已然褪去,
在長長的春雨裡,
我也將在悠思中
虛度這一生。
〈遨遊〉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
 我的孩子,我的妹妹,
 想像那甜蜜,
到那邊去一起生活!
 去悠閒地愛,
 去愛,去死,
在與你相似的土地。
 濕濡的太陽
 在雲翳的天空,
在我心裡生出誘惑,
 如此地神秘,
 一如你不真地眼睛,
在淚水中透出光彩。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閃爍的家具,
 被歲月磨亮,
裝飾著我們的臥房;
 最珍奇的花卉
 把它們的香味
混進朦朧的琥珀香,
 華麗的天花板,
 深深的鏡子,
那東方的奢豪輝煌,
 全都向靈魂
 秘密地陳述,
用它柔和的鄉音。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看那些運河上
 那些睡著的船隻,
它們的性情是四處流浪;
 為了滿足
 你最微小的願望,
它們從世界的盡頭來到這兒。
 西沉的太陽
 將田野,將運河,
將整個城市籠罩在
 風信子紅與金黃裡;
 世界沉睡於
一片溫暖的光中。

那兒,一切是和諧,美,
豐盈,寧靜,與歡愉。
〈致謝函〉辛波絲卡Wislawa Szymborska
我虧欠那些
我不愛的人甚多。

另外有人更愛他們
讓我寬心。

很高興我不是
他們羊群裡的狼。

和他們在一起我感到寧靜,
我感到自由,
那是愛無法給予
和取走的。

我不會守著門窗
等候他們。
我的耐心
幾可媲美日晷儀,
我了解
愛無法理解的事物,
我原諒
愛無法原諒的事物。

從見面到通信,
不是永恆,
只不過幾天或幾個星期。

和他們同遊總是一切順心,
聽音樂會,
逛大教堂,
飽覽風景。

當七座山七條河
阻隔我們,
這些山河在地圖上
一目了然。

感謝他們
讓我生活在三度空間裡,
在一個地平線因變動而真實,
既不抒情也不矯飾的空間。

他們並不知道
自己空著的手裡盛放了好多東西。

「我不虧欠他們什麼,」
對此公開的問題
愛會如是說。
詩人:卡圖盧斯Catallus
〈我的愛人說〉
我的愛人說,除了我之外
她誰也不嫁,即便天神宙斯追求她。
她如此說道。但一個女人對她急切的戀人說的話
只合寫於風中和急流的水上。
〈我的蕾絲比亞,讓我們〉
我的蕾絲比亞,讓我們生活,讓我們相愛,
那些過分挑剔的老人們的閒話
我們就當它一文不值。
太陽下沉又升起,
當短暫的光芒沉落,
我們就必須在永恆的夜裡安眠。
給我一千個吻,給我一百個吻,
再給我另一個一千,第二個一百,
不斷地給我千吻,百吻。
成千上萬,直到我們也數不清,
這樣,那些壞心的人們嫉妒的
眼光,就無法加諸我們身上,
不知道我們到底吻了多少。    
詩人:米赫歷奇Slavko Mihalic
〈戀人們的逃逸〉
我告訴你,我們得立刻離去。
去哪裡?我們待會兒再決定。
重要的是儘快離去。
我覺得我的內臟開始腐爛。

我的眼睛已枯乾,垂掛如燒焦的葉子。
心頭的鐘越走越慢──只能隱隱聽見。
離開墓穴,我怎會難過?
如果有人樂在其中,我又能怎麼樣。

來吧,別躊躇了,愛人。
去他的棺材──它們早已佈滿病菌。
我們不走陸路──那裡可能有埋伏。
我們凌空而去──穿過群星。
〈浪之閃耀〉
親愛的,為什麼要告訴你我的擔憂,
它們受制於天空隱形的轉變,
受制於渴望掙脫牢籠的大海,
以及在空虛的深淵上方過度低垂的森林。

我為什麼要吻你,當親吻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一如石塊,你單純而無法征服,
甚至更為遙遠,當愛人的手緊握著你。
你的身體變成黃金,在裸身迎向陽光的時候,

陽光滲入你金色皮膚的每一片紋理,
一如倦意在我全部的毛孔裡。
我甚至不知道最後我是否牽了你,

或者一整個下午我們在沙灘沉默不語,
你失望,而我為浪之閃耀著迷,
如果愛戀著你身體的每一道曲線,無法征服。    
詩人:葛維鐸Francisco Quevedo
〈超越死亡的永恆之愛〉
將白日從我身上奪走的
最後的陰影會讓我瞑目,
並且,諂媚其焦切的渴望,
即刻使我的靈魂獲得解脫;

但我的靈魂不會將熾烈
燃燒過的記憶棄於彼岸;
我的火焰能夠泅過冷水
並且蔑視嚴苛的法律。

我的靈魂囚鎖著大神,
我的血脈煽起如此烈火,
我的骨髓在榮耀中燃燒,

肉體會遭棄但慾望永不熄:
會變成灰燼,但情感在焉,
會化作塵土,但愛生其中。
〈一個感激夢甜蜜謊言的戀人〉
啊芙蘿拉芭,我夢見……我該說嗎?
是的,那是在夢中:我們做愛。
而除了作夢的戀人,有誰能將
這樣的天堂和這樣的地獄合在一起?

愛神當時設法讓我的火焰與你的雪,
你的冰交融,一如經常將其箭筒裡
相異的箭混合在一起,而且融合得
十分適切,一如我不眠的敬意。

而我說:「願愛神,願命運下令
如果我醒著,絕對不能入睡,
如果已入睡,絕對不要醒來。」

但很快地我從甜美的混亂醒來;
並且發現死亡在我身上活躍著,
並且發現我帶著充沛活力死去。    
詩人:曼德斯譚Osip Mandelstam
〈噢,我真希望能夠〉
噢,我真希望能夠──
不被人看見──
飛到光之外,
全然消失。

但是你,讓光圈住你──
那是唯一的快樂。
向星星學習
光的意義。

如果那是光,
那純然因為
戀人們的輕聲絮語
強化、溫暖了它。

我想告訴你
我正輕聲低語著,
小卿卿,我正用細語
把你遞給光。
〈讓我聽命於你〉
讓我聽命於你,
像別人一樣
咕噥地預備說話,
嘴乾舌燥充滿妒意。
焦灼的舌頭
連語字都不敢渴望──
對於我,乾燥的空氣因你
不在,再度空虛。

我不再嫉妒,
但我要你。
我彷如劊子手刀下的
行屍走肉。
我不會再稱你為
愛或喜悅。
我自己的血全流失了。
在那兒走動的如今是某樣怪東西。

再過片刻,
我要告訴你:
你給我的不是喜悅
而是折磨。
我被你吸引
如被罪惡吸引──
向你崎嶇的嘴巴,
向你被咬嚙過的軟櫻桃。

回到我身邊。
沒有你,我感到恐懼。
你從沒有像此刻般
那麼強力地讓我屈服。
我看到我渴望的
每一樣事物。
我不再嫉妒。
我呼喚你。    
詩人:密絲特拉兒Gabriela Mistral
〈歌謠〉
他與另一名女子散步;
我看到他經過。
風輕柔依舊
路上一片寧靜。
而我可憐的雙眼
看到他走過!

在花朵綻放的大地
他愛上了別人。
山楂盛開,
曲調輕哼。
在花朵綻放的大地
他愛上了別人。

他在海邊
親吻那名女子;
橘花似的月亮
自浪上滑過。
我的血液並沒有為
浩瀚的大海塗油。

他將與另一名女子
奔向永恆。
天空將是美好的。
(上帝沉默不語。)
而他將與另一名女子
奔向永恆!
〈離去〉
我的身體一滴一滴地離你而去,
我的臉孔在臨終聖油的寂靜中離去;
我的手在迸散的水銀中離去;
我的腳隨兩行灰塵離去。

全都離你而去,全都離我們而去!

我的聲音離去──它以你為鈴,
除了我們之外對一切保持緘默。
我的表情離去,在你眼前
它們曾經穿梭捲繞,姿態萬千。
固著在你身上的目光在我注視
你,杜松與榆樹的時候離去了。

我帶著你自己的呼吸離開你:
如同蒸氣自你的身體消失。
我在無眠與睡眠中離開你,
並且自你的回想消逝。
在你的記憶裡,消逝如那些
既非生於平原亦非生於樹叢的東西。

我將成為血,而你將在你勞動的
手掌以及嘴中的酒裡找到我。
我將變成你的內臟,燃燒於
我再也聽不到的你的腳步聲裡,
燃燒於像寂寞海洋的瘋狂般
終夜敲擊的你的痛苦中。

全都離我們而去,全都離我們而去!    
詩人:聶魯達Pablo Neruda
〈假如我死了,請你以純粹的〉
假如我死了,請你以純粹的力量繼續存活,
好讓蒼白和寒冷怒火中燒;
請閃動你那無法磨滅的眼睛,從南方到南方,
從太陽到太陽,直到你的嘴歌唱如吉他。

我不希望你的笑聲或腳步搖擺不定,
我不希望我的快樂遺產亡失;
別對著我的胸膛呼喊,我不在那兒。
請你像住進房子一樣,住進我的離開。

離開是如此巨大的房子,
你將穿行過牆壁
把圖畫掛在純然的大氣之中。

離開是如此透明的房子,
即便死了,我也將在那裡看著你,
倘使你受苦,親愛的,我將再死一次。
〈今夜我可以寫出〉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寫,譬如說,「夜被擊碎
而藍色的星在遠處顫抖。」

晚風在天空中迴旋歌唱。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我愛她,而有時候她也愛我。

而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在永恆的天空下一遍一遍地吻她。

她愛我,而有時候我也愛她。
啊,你怎能不愛她晶瑩碩大的眼睛?

今夜我可以寫出最哀傷的詩篇。
想到不能擁有她,想到已經失去了她。

聽到那遼闊的夜,因她不在而更遼闊。
詩遂如草原上的露珠滴落心靈。

我的愛不能教她留下有什麼好難過的呢?
夜被擊碎而她離我遠去。

都過去了。在遠處有人歌唱。在遠處。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我的眼光搜尋著彷彿要走向她。
我的心在找她,而她離我遠去。

相同的夜漂白著相同的樹。
昔日的我們已不復存在。

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我曾經多愛她啊。
我的聲音試著藉風探觸她的聽覺。

別人的。她就將是別人的了。一如我過去的吻。
她的聲音。她明亮的身體。她永恆的眼睛。

啊,如今我確已不再愛她。但我曾經多愛她啊。
愛是這麼短,遺忘是這麼長。

因為在許多彷彿此刻的夜裡我擁她入懷,
我的心不甘就此失去她。

即令這是她帶給我的最後的痛苦,
而這些是我為她寫的最後詩篇。    
詩人:艾呂雅Paul Eluard
〈吻〉
褪去的亞麻衫溫熱猶在
你闔上雙眼,你輕顫
輕顫如一首歌,朦朦
朧朧誕生卻來自四方

芬芳而宜人
你超越你身體的邊界
卻未喪失你自己

你已然跨越時間
眼前的你是全新的女人
向無限空間展現
〈愛你是我唯一的慾望〉
愛你是我唯一的慾望
一場暴風雨占滿整個山谷
一尾魚占滿整條河

我把你造得和我的孤獨一樣大
整個世界好讓我們躲藏
日日夜夜好讓我們相互了解

讓我在你眼裡見不到其他東西
除了我對你的想像
除了你影像造成的世界

以及你的眼簾操控的日日夜夜
〈戀人〉
她立在我的眼簾上
她的髮在我的髮裡
她的形狀像我的手
她的顏色像我的眼睛
她被我的影子吞沒
如同石頭融入天空

她的眼睛永遠睜開
她也從不讓我入睡
她的夢在大白天
把太陽化作蒸氣
讓我笑笑哭哭又笑笑
在沒有話說時說話
♦如今
 那短暫片刻
 便是我的一生
 和全部的真實,
 那似乎好長
 又好短。
♦生活吧,聽信我的話,別待明天:
 趁今天就把生命的玫瑰摘下。
♦戀人們相會即是旅程的盡頭,
  每個聰明人的兒子都明瞭。
♦什麼是愛?愛不在將來;
 當下玩樂就是當下暢快;
  未來之事沒有人能確定。
 一旦耽擱就不能夠豐收,
 來吻我吧,二十倍的甜頭,
  青春這東西不能永恆。
♦向世界告別,向夜晚告別。
 往死亡之路走去的我們該比擬為何?
 恰似通往墳場的小徑上的霜雪,
 隨著向前跨出的每一個步伐消融:
 這場夢中之夢何其憂傷。
♦言語,言語,言語,而無任何行動!
♦愛情是野蠻的狩獵,親愛的。
♦一個古老的感情死了,
 在腦子裡腐爛。
♦縱使死亡是由上帝親自授胎
 生產。
 哦良心,
 我想到(是真的)自由自在的野獸
 它享受它想要、能找到的一切。
♦哦,夕暮甜蜜的緋聞。
 哦無聲的喧鬧。

 鬧喧的聲無!
♦我開始回憶那些失去的
 夏日時光,你的來臨,你的離去,
 短暫,滿足,蒼白地穿過那些房間。
♦他很快地就被耗力的工作
 和庸俗、悲慘的放蕩行徑,磨蝕殆盡。
♦春天短暫,
 生命裡有什麼
 東西不朽?
♦仍在
 追求真
 善美嗎?
♦星光升起而又消隱,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眼光升起而又逝去,
 就在我眼前。

 然而,這樣的歌
 我未曾在暗夜裡聽過,
 (這樣的溫柔從何處來?)
 在這裡,在歌者胸前。
♦此刻你若不愛我,我也不會在意。
♦很快地,
 對我的記憶,

 便只像漂浮的島嶼了
 (在天空,不在水面)
 靈魂,靈魂!你們注定是
 姊妹,絕不會是戀人。
♦日子過得如何?你煩躁嗎?
 你畏縮嗎?你如何起床?
 無盡的庸俗的稅務
 你應付得了嗎,可憐蟲?
♦如何?告訴我:你快樂嗎?
 不快樂嗎?深淵在望,你過得
 如何,親愛的?
♦她不會枯萎,雖然無福一親芳澤,
 但你永遠愛戀,而她永遠美麗!
♦你已忘了我嗎?
 我該忘記你嗎?
 我無法
 將記憶從我身上剝掉。
 我仍然貪求痛苦。
 我為什麼要讓遺忘──
 像虛有其表的膏油──
 治療我善吸收、善放射、易驚恐的細胞?
♦在陰鬱的日子裡惟有和你做愛時我的生命方閃現光芒。
 彷彿明滅不定的螢火蟲──你可盯隨其飛蹤,一閃一閃
 在黑夜的橄欖樹間。

 在陰鬱的日子裡靈魂頹然坐著,了無生趣,
 而肉體一逕走向你。
♦多大的喜悅啊,感覺到
 另一個人的心跳!
♦已矣。不論體態多麼泰然自若
 終將消逝,不論飛濺的水花多麼高雅
 終必迴旋匿跡,變幻無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