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名家極短篇.jpg

【書名】名家極短篇(悅讀與引導)

【編者】張春榮、顏藹珠

【出版社】萬卷樓

【ISBN】9789577394835

【佳句摘錄】

♦「最高之處」的創作經驗,充滿神祕性,既孤絕又幽獨,必須隻身前往,獨自面對層層挑戰,展開驚心動魄的藝術冒險,根本無法假手他人。
♦他要像飛鳥那樣活著。
♦新的變遷,卻把懷念的舊日埋葬。
♦時間是個魔術師。經過了三十年的歲月,一切往事真假難分。
♦「時空錯位」是人生的酵素,讓人笑中有淚,淚中有迷惘,終至沉默以對。
♦人的情緒怎麼這樣起伏不定?
♦人類每天在改寫歷史,他個人的小悲小痛,是大海裡的一小滴水,算得了什麼,人,只要不自我膨脹,忘掉自己,就會過得很愉快。
♦人間容或有花香、菜香、咖啡香……可是若對人傷心,這些香,也都變得冷然無味……
♦安安靜靜的過日子,比什麼都好。
♦關起門來過自己日子的時代老早已經過去了!不如歡唱吧,這失火的世界,是人類一座新的舞臺,好戲、濫戲通通在上演,喜劇、悲劇任你扮演,有人說,世界末日已經來臨,不管相不相信,先歡唱吧,歡唱有時可以把眼淚暫時遮掩起來……個人的「意義」,只有在人際網絡中產生。
♦孤島必須面對天風海雨,驚雷奔電,才能成就壯麗的風景。
♦在某些宗教家的眼底,人類的行徑,不免就像那一隻無可藥救的青蛙吧。
♦人類不斷投入各種熙熙擾擾的「追逐」,不斷讓自己陷入「勞」「欲」之災。終其一生,不斷在「執迷」與「死亡」間擺盪,無法勘破,一個個成為大自然舞臺上「生之盲昧」的祭品。
♦生命裡沒有什麼大事,只有比大事重要的小事。
♦天上碧藍如洗,純潔得就像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過痛苦。
♦教育的畸形偏頗,往往教出一批「考試的巨人,服務的侏儒」與德、智、體、群的教育目標,背道而馳。
♦心是人生最大的戰場。
♦人人嚮往天堂,卻害怕死亡。
♦最能與青春接軌的,當屬「快樂」。
♦時間不對了,這段哀怨只有再度埋起來。
♦與其擁有,不如「想」有。
♦每個人都是「時間」手下的一顆棋子,逃不過「命運」的「安排」。
♦生命中最難堪的反諷是:欲避反趨,事與願違。
♦青春就像香袋中的香氣,不管你把香袋抱得多緊,香氣還是會漸漸消散的。
♦在空間飄泊中,湧動時間推移的滄桑。
♦經由「不斷的活動」,才能充實而有光輝,才能永保心靈的青春。
♦不是有怎樣的大人,才會有怎樣的小孩?
♦「快樂」,其實就是「自得其樂」。
♦快樂是兩段不快樂時光之間短暫的空間。
♦當你不快樂時,你才會對「快樂是什麼」這樣的提問,覺得津津有味。
♦不食人間煙火的「唯美」,只是自己的奢望。
♦生理的滿足,吞噬了精神的渴求。
♦羨慕別人沒有用,凡事都要靠自己。
♦做父母的(尤其是母親),永遠沒有放心,只有擔心;在子女身旁,念茲在茲,既迎向麗日和風,也迎向命運的冷風。
♦算計並非成功的保證。
♦天才是放對位置的人才。
♦凡事不宜猛浪操切。
♦沒有不勞而獲的生命花朵。
♦人不應該作白日夢。可是又無可避免地需要一些夢想。所以一個成熟的人把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在午夜之後大方地托交給睡夢,早晨鬧鐘響後,就勇勇敢敢地面對陽光照耀下清明的現實。
♦人間行走,每個人都秉持一些信念,都有自己專屬的格言佳句。一旦這些格言佳句能引起彼此共鳴,同聲相應,綻放交會時互放的光輝,便溫心暖目,淡中回甘,不虛此行。
♦「愛情」的意義有二:
 第一、過程即目標。在談戀愛當中,彼此情意交流,同幅共振,共享心靈的美好,當下即是圓滿自足,即「意義」的完成。並非一定要由談戀愛而走上地毯的那一端,並非一定要有「結果」才是戀愛的「目標」。似此,不論成敗的戀過愛過,在在彰顯愛情的「純粹性」,不強調愛情的「目的性」。
 第二、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不論成敗與否,戀過愛過,都是一種體驗,一種成長。透過愛情,讓自己更加瞭解別人,更加瞭解自己,便是無形珍貴的收穫。
♦海水在陽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熠,遼闊的意念中是否也包括了迷茫。
♦如果愛情像口香糖
 好吃又不黏嘴
 而在變淡變硬變得無味
 變得煩人的時候
 隨時可丟
 那該多好
♦We are imperfect, but we can match perfectly.
♦我要知道的事情還有好多好多,但總要等我長大才能了解吧。
♦有些事情小孩子不該懂,也不該看。
♦一個挨著一個接踵而來的快樂,都是短暫的,使他沮喪的,而是徒然的空虛。而且每當快樂臨去時,都嘲笑了他。
♦這些年我都浪費過去了。
♦時間是多麼短暫呀!
♦苦澀而折磨人的名聲喲!全盛時是塗泥的目標,隨著衰微而來的是輕蔑與憐憫。
♦那不是贈送的,只是假手借你而已。
♦快樂、愛情、聲名、財富,盡是永遠的實體──苦痛、悲哀、恥辱、貧窮──的一時偽裝罷了。
♦須知一切的「有」,到後來都會變成讓人窒礙難行的「囿」。
♦「人生的恩賜」,並非只是「選擇」。而是在「選擇」後能「看開」、「放開」,凡事不計較,不比較,悠遊在「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寬朗自在中,而非陷溺在患得患失無盡焦慮的深淵。
♦原來自己並非「天才」,只不過是眾多「人才」之一;甚而是,好不容易才寫出這麼一篇作品的「庸才」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