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沒有預約的旅程.jpg

【書名】沒有預約的旅程:單身女子.明信片.歐洲.一場浪漫冒險Without Reservations:The Travels of an Independent Woman

【作者】愛麗絲.史坦貝克Alice Steinbach

【譯者】甄晏

【出版社】馬可孛羅

【ISBN】9789867247513

【佳句摘錄】

♦人生就是先提出疑問,隨著時光流逝,慢慢找出答案。
♦大多數人偶爾都會想丟開身邊的日常瑣事和責任,開始一種短暫的新生活。
♦美夢往往在現實生活中無情地幻滅。
♦我的生活早被責任所定型。
♦看著孩子們成功跨入社會,是當父母最大的驕傲與滿足。
♦如今思之,那是多美好的時刻。若不是那些美妙的時刻,這間房子該會有多死寂空洞啊。
♦工作之於我,不單只是我做的事而已,而是我個人的全部。
♦你現在需要的就是踏出去,去經歷這個世界的一切,不要先用筆寫在筆記本上。
♦在我內心深處有種聲音像是熱帶暴風雨,強度越來越烈,訊息也越來越清楚:你是個需要冒險探索的女人。
♦放膽一試吧,對生命說「好」,不要先說「不」。
♦我渴望暫時從這些角色抽身,找出究竟是誰在心底載浮載沈。
♦即使是再細密的計畫也可能變調走樣。
♦生命的課題往往都是在我不注意的時候大剌剌地闖進來。
♦生命就是這樣。
♦生命本身往往會以殘酷無情的形式讓我們驚愕不已,從此之後我們的一生便改變了,我們的最愛在一瞬間也灰飛湮滅。
♦我完全沒有預設的想法和計畫,我只是自在地跟隨內在的韻律而行。我忘我地站在橋邊,嗅著空氣中雨滴的氣味;我已經忘了自己有多渴望成為水流,微風和天空的一部分了。
♦我希望他們把我看成是飛入藍色天空的一只風箏,愉悅而喜愛冒險,隨著風兒自由自在地翱翔。
♦我的生命中已經有太多要追求成功,避免失敗的目標了。
♦陽光已經在晨霧中靜靜加溫,空氣冷冽而潮濕,海洋般的氣息。
♦旅行(travel)這個字是從拉丁字根「trepalium」而來,意思是說「苦難的工具」。
♦生活真的不需要有任何責任或常規嗎?我覺得這樣極可能會變成無所事事的漫遊。
♦第一印象就像初戀一樣:只有經過一段時間,才能體會相處愉快比激情更可貴。
♦不要再匆忙趕場,不要老是注意下一件該做的事,而忽略了眼前的美妙時刻。
♦我很驚訝自己竟然會記得這些遙遠的回憶,而且印象非常深刻。
♦這些回憶是多麼純淨美麗。
♦生命最終即是由最細微的日常瞬間累積而成。
♦他們眼中只有彼此。
♦一切事物都消失了,時間彷彿靜止。我們就在那裡,不停地跳舞,不想過去的事,也沒有想到未來。
♦那種感覺似已永遠消失了。
♦生命可以永遠像這樣嗎,就像最後一場慢舞?
♦生命是在每一瞬間不斷燃燒。
♦快樂的語言是全世界都共通的。
♦每天我出門時,覺得自己又像是孩童一般,還沒學會人造的時間規則:時鐘和日曆,星期和週末。除了最基本的日夜標示之外,時間對我而言只是連續而缺乏定義的一團東西。
♦和別人共用餐點,是獨自旅行時認識朋友最佳的方式。
♦有時候,真正的友誼是來自一次偶然的相逢;至少是短暫的友誼,這是因為兩個陌生人在異鄉都想要有人陪伴。
♦你看他臉上真的是充滿愉悅,一點也無所畏懼,不是嗎?就像你在懵懂的小孩臉上看到的表情一樣。
♦可是,真的是本性難移。
♦我熱愛自己的工作,這已經是我人格特質的重要部分。
♦這一切都是那麼熟悉,一切又似乎相當陌生。
♦和男人在一起時並不舒服。
♦我一直想要獨處,可是絕不想獨立自主。
♦他們看起來多年輕啊,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
♦那是一種焦慮的神情,傳達出一種堅決的意志,願意為身邊的人做出一切,甚至犧牲自己的渴望也無所謂。
♦想起以前的感覺是很容易的事。
♦女人在離開男人的災難之後,女人往往無憂無慮。
♦當女人把追尋自我和對男人的需要看得同等重要時,她們會過得更自在。
♦我不再相信浪漫愛情有強大的威力,足以改變我。
♦我的生活已經定型,有適合自己的經營方式。
♦獨自一人並不代表寂寞孤獨。
♦跨越語言外表的藩籬,內在的美才得以顯現。
♦當我們走近大自然時,環繞的是大自然不變的真實,我們就可以找到自己在這個世界真正的位置。
♦我對這點堅信不疑。
♦他的出現讓我有身為女人的自覺,讓我注意到自己的坐姿、動作和手勢。我並不是不清楚這種症狀:當女人遇到一位吸引她的男人時,就會有這樣的反應。
♦這些聊過的經驗其實透露了彼此對這個廣大世界的呼應方式。
♦他又能說什麼呢?我不期待他會了解,大多數人也無法了解。
♦浮世繪:描繪流動世界,捕捉一種真實性。
♦也許在寂靜的凝止間,在無視於時光流轉間,有某種東西恆定存在。
♦漂浮的世界。
♦所有認真的勇敢皆來自內心。
♦我不只是內心勇敢,也勇於在外面的真實世界四處闖蕩。
♦真正勇敢的人會有兩種特質,那就是好奇心跟勇氣。
♦我猜想自己猶豫不想問的真正原因,是怕自己知道答案後會大失所望。
♦沒有男人的女人,遇到任何男人,不管他多大年紀,即使是半秒鐘,也要想想:「說不定他就是我要等的那個男人!」
♦他「不再以別的眼光來看鏡中的自己」。
♦也許我應該多學著如何適時地安靜,而不只是滔滔不絕。
♦我突然有一種感覺,可是不很確定,那絕對不是快樂,而是不再需要汲汲尋覓快樂的感覺。
♦可是,這不是他要的生活。
♦他的直覺力很強,他似乎隨時準備要做任何別人反對的事,迫不及待想要前往召喚他的地方。
♦他是個探險者,勇於擁抱這個世界。
♦我注視他時,一種溫柔漸漸泛起,因為有一個男人的靈魂為伴。
♦我有股想要與他共享此刻的衝動。
♦我覺得我們的靈魂好像相遇了。
♦這種感覺很好。
♦這種感覺讓我困惑不已。
♦你知道什麼可以讓你一夜之間老了二十歲嗎?
 如果你的朋友全都在前一晚去拉皮的話。
♦沒有男人的女人,就像一條魚沒有腳踏車一樣。
♦我相信改變很好,可是只有在越變越好的時候,才算數。
♦我不知道,我想大概是因為我在那裡的生活已經過膩了吧。不是我厭倦朋友,我仍然很想念他們。可是,每天我起床後,二十年來都做著同樣的事。有一天,我真的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所以,當我到這裡時,我戀愛了。
 不是和男人戀愛,我是和這裡談戀愛。我愛上了這裡的生活。
♦他現在仍熱愛工作,可是對事業已經不再沈迷。
♦對我而言,事實是如此。
♦我承認在我邁向事業巔峰時,孩子往往會往後拉我一把,或者,會一把澆熄我壯盛的企圖心。
♦他們似乎依循著命運的軌道而行,卻發現自己不在預定的地方。
♦你記得以前那些日子嗎?
 我們真的很天真,也很有野心啊!
♦我還是野心勃勃,只是我用不同的方式。
♦工作的目標為何?是個人的成就,成就感,智慧歷練,還是想要有退休金?
 對我來說,最終是工作本身,而不是金錢或聲望。
♦這輩子你還想體會的感覺是什麼?
 希望,只要有希望,什麼事都有可能。沒有希望的話……
♦我內心想要保護這段感情不受外界意見干擾,至少一段短暫時間也好。
♦陽光穿透樹葉潑灑下來,光與影在我眼前恣意地舞動。空氣中似乎飄著山谷百合的清香。當我走在樹蔭下,沐浴在一片微微的芳香時,我似乎忘了自己是誰。目的地似乎一點也不重要了,我唯一的地圖就是漫無目標,四處遊走。我只想隨著吸引我的街道漫遊,選擇任何一個新的方向。
♦對我來說,這種生活突然變得很陌生。
♦我喜歡他們不自覺地流露感情的表達方式。
♦賣藝討生活真的很辛苦。真的讓人看不下去。
♦這似乎和所有女人最深的恐懼相當類似,不是嗎?特別是單身女人。
♦一個女人總是會擔心遭遇不測,身染重病,沒有人可以依靠,最後窮困潦倒孤單地過完一生。
♦雖然,這種景象很遙遠,也似乎不太可能會這樣,可是還是蟄伏在那裡。
♦改變真多,不是嗎?
 而且不是越來越好。
♦我不知道是不是這裡變了,也許是我們自己變了。
♦或許對他而言的確是這樣吧。
♦看不見人,就忘得一乾二淨。
♦這是我一直想要被別人認同的特質,即便是誤認也好。
♦一個人旅行似乎更像探險。
♦我也羨慕你。
 在和別人為伍時找到樂趣。
♦我從沒這樣想過。
♦我真的不知道,我們怎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只是因為出生的或然率,就決定了你該在麗池酒店啜飲香檳,或者在大街上乞討?還是因為萬物世事的變化無常,整個人生也可能在一剎那間完全灰飛湮滅?為何我覺得我都可能是這些女人中的其中一位,為了在真實世界中生存,而不計一切、努力掙扎呢?
 女人真的會這樣做,她們得學會適應這個世界。我母親和祖母也都是如此。我也是這樣一路走來的。女人們就在結婚或離婚,身無分文或有時富裕,孩子太少或太多,悲哀和歡樂,以及其他難以計數的渴望之間擺盪不已;我也是如此,也學會適應生存的一套法則。
 剛開始我被女人的生活嚇壞了。她們似乎非常脆弱,深深倚賴父親、丈夫、兄弟和愛人。可是,我漸漸注意到在脆弱的外表下,她們是如此靈巧。我後來才明瞭是這種生命的彈性讓她們得以存活。我也看出,不管選擇或者命運的安排,大多數女人終究必須面對自己的未來。如果以我樂觀的看法,這是一種獨立自主;如果悲觀一點,就會看成是一種生存的掙扎。不過,不管是哪一種,女人終究都要面對的。
♦現在,我把過去和未來擺在一旁。我現在愉快地活著,感受每一個簡單而美妙的瞬間。
♦我們是否可以改變外在的軌跡,而不要攪擾內在的軌跡?可不可能有一種內在的旅程呢?今天,我走回過去,也瞥見了正在成形的未來,就在我不斷湧出的思緒之間。可是,我也踏進一處罕至的所在,那就是孩童般純淨的當下的每一刻。
♦歸屬感是這麼簡單嗎,它只是一種外在態度?或者,這是另一種自我欺騙的形式?
♦突然,有個聲音打斷了我的白日夢:這是美好的部分,這個聲音在我耳邊低語。能享受就盡量享受吧,你知道這一切不會永遠停留的。
 我早就知道這個聲音,可是我不想讓它來攪局。沒有事物是永恆的,我嚇得退縮了。其實很多事物如果一旦堅持要永恆的話,就常會變得令人厭煩。
♦我不希望我和他相處時被其他事物所干擾。
♦每個人有這麼棒的雙腳,可以四處通行無阻。
♦我為了過去而後悔不已,我沒法子好好陪伴他們,更遺憾的是,這些是再也挽回不了的。
♦我知道過去的陰影還是揮之不去的。
♦我可以做得更好嗎?我想,我現在應該會做得更好,可是,已經太遲了。
♦你真的希望時光倒轉,做一些改變嗎?
♦我真的很幸運,在人生旅程中曾經擁有他們這樣的生命伴侶。
♦當照料和養育小孩的責任逃避不了時,我只擔心自己是否過得像單身生活,未免太自私了。
 我不知道自己享受單身生活,是否只是一種單純的自私而已。也許,合理的推斷應該是這樣:隨著年紀和喜好的改變,讓生活滿意的因素也會隨之改變吧。
♦我不相信後悔這種事,後悔只是一種幻覺,根據的是也許會發生的臆測罷了。那只會白白浪費時間。
♦殘酷的現實闖進了我們之間。
♦不管未來究竟會怎樣,現在我卻頗喜歡這種感覺。
♦這完全是浪漫的理想化和青春期的衝動。
♦女人和男人在一起,真的會改變她對世界回應的方式。
♦有時候,這會讓生命更有趣。
♦不管白天過得好或壞,已經從日常的軌道暫時抽離了。
♦我已經好久沒有這樣快樂而輕鬆了,我真是幸運,有這個機會可以從以前的生活軌道中轉彎。
♦多幸運能來這裡,像個童話故事。
♦明天的事就明天再說吧。
♦這是我好幾年前看到的一句格言,不過從來沒有真的實踐過。
♦只活在目前的此時此刻,而不去追想過去或臆測未來,真的很難,難怪,大多數人都很難做到,真的太難了。
♦我永遠忘不了那次經驗,讓我又快樂又悲傷。
♦你是否也覺得,我們的改變其實多半源自痛苦,而非快樂?當我往回看時,我覺得那些快樂經驗不太有影響力,而是那些讓人心煩的轉捩點讓人成長。
♦他沒說什麼,不過我也不期待他回答。只要把內心的感覺真實表達,沒有任何防衛或尷尬的感覺,這樣似乎就足夠了。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的悲傷是自己逐漸加上去的。
♦明天之後,還有明天。
♦真的找到了這種感覺嗎?或者只是我的想像?
♦我想,人們之間最強的聯繫就是共同分享對某些書籍的心得和對作者的看法。
♦畢竟,總不能事事盡如人意吧。
♦不過,現在不都是這樣嗎?年輕人花了很長時間念學位,畢業後卻往往從事性質完全不同的工作。
♦婚姻和母親一樣,似乎都被認為是女人生命的一部分。對男人而言,也是如此,總是會有某些角色期待。
♦我們喜歡彼此之間保持一些距離。
♦可是,誰會在乎呢?反正我有的是時間。
♦當我的雙腳還走得動時,我希望自己可以到處冒險。
♦生命就像這樣吧,我這麼想著。自由,除了歡樂之外,也有危險性。我們越早學會從跌倒中重新站起,我們就會變得更好。
♦站在河流之中,讓我有一種深深聯繫的感覺。
 和什麼聯繫呢?
 應該是我自己吧。可以和一直存在於內心的自我對話。
♦今天真是美好,不是嗎?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我只希望擁有現在的生活,身體健康就好。
 也許每年都有個大驚喜也不錯。
♦有時候,在日常生活中也會有同樣的感覺,感覺彼此是如此接近親密。
 當然,我知道在旅行時的相遇不過是短暫的親密感罷了。可是,誰說相遇的深度是可以用時間的長短來測量呢?
♦即使我未曾上山下海,橫越沙漠,可是在我的「生命冒險之旅」,我也以自己的方式融入未知之流,欣然接受上天所給予的一切。
♦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像第二次世界大戰一樣的大事,可以將人們融合在一起?我想,我這一生是遇不到了。這個世界的變化是越來越迅速無常,大概已經沒有任何事可以讓人們再有那種世界共一家的感覺了。
♦我現在覺得,即使沒有我,這個世界還是依然在運轉。
♦可是,心靈似乎有自己的意志,我居然不理會自己的理性堅持。
♦我盡量試著不要讓自己覺得悲傷。
♦我們一定會再相遇,不知何時,不知何地……
♦只要一息尚存,我將一直愛你,至死方休。
♦戰爭會把一切都搞砸的,不是嗎?把家庭拆散,生活再也不像從前了。
♦他們不是夫妻,可是仍然彼此分享相同的經驗,也成為一對伴侶。
♦一旦被戰爭和死亡的殘酷之手觸摸過,這種感覺永遠也不會消失。戰爭和死亡。
♦我知道,我認為自己可以完全了解。
♦可是,我才不管。為何不試試看呢?現在最好放掉一切擔憂的瑣事。
♦對女性旅人來說,對衣飾的興趣永遠是最派得上用場的,這是打破女人種族和階級界線的一把鑰匙。
♦每當我們在一起聊天,往往會觸動以前的童年回憶,讓我們似乎又回到只有彼此才了解的時光隧道裡。
♦這和我往常的生活習慣大相逕庭,不過我相當喜歡這樣的改變。
♦習慣讓別人照顧自己其實很輕鬆嘛。
♦事實上,因為自己單獨一個人住久了,有時會忘了經營生活其實是自己的責任;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別人沒有義務分擔或者幫忙做決定。不管是把車子送廠修理或者懸掛門簾,都得完全靠自己。大多數時間我希望自己可以打理一切,掌控自己的生活,也覺得活得很有衝勁。可是,當疲累或者怏怏不樂時,我也希望別人可以替代我演出這一幕幕的戲,至少暫時一下也行。
♦事情竟然演變成這樣,我們居然搖身一變,變成父母親了。
♦我不知道我們記得的是否比忘記的更重要?
♦彷彿就像站在夜晚晴空下眺望星星的年輕人,可以將景致一覽無疑,卻還沒有看遍所有美景。
♦我可以了解這種感覺。有多少次,我也是試著回想那天的情形,努力把感覺釋放出來,大叫大喊或憤怒不已,告訴上帝我很恨他。而我唯一的感覺竟是痛徹心扉,石頭般的麻木。
♦孩童時期的某個甜美回憶抵得過那種悲慘無望的感覺。
♦盡情玩樂,累了就回家。
♦我發現只要捱過了早上,就可以輕鬆過一整天。
♦問題就出在過去永遠不會消失,它會繼續發展,就像隱形的交通警察一樣指引我們的走向。
♦我發現在旅行中和人搭訕交往並不困難。我可以把自己完全丟擲在一個陌生的環境哩,然後找出一種和別人連結的方式,即使是短暫的也行。
♦和別人真實交往需要揭露自己。而且,如果自己真正在意的主題沒有得到回應時,也不能覺得有受辱的感覺。
♦不過,這一切並沒有讓他沮喪難過。
♦不過,我還是不想去回憶太多這些點點滴滴,這些回憶對我來說,還是頗有衝擊力。我知道它們一直潛伏在我心靈深處的角落,不想被重新憶起;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似乎是存在於過去。絕大多數時間,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可是偶爾陷在回憶中時,我往往把生命中的改變當成是一種失落,為失敗的婚姻而悲傷不已。
♦我認為,終其一生最值得建立的習慣,就是培養縝密的觀察力。
♦我自己深深了解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孩童和成人。
♦我很累,可是非常興奮。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生活是如此複雜,不管如何改變,還是充滿擔憂和悔恨,空虛感和愚蠢的不安全感常常陣陣襲來。
♦也許是,也許不是。這或許不是負面的批評,不過是陳述簡單的事實罷了。
♦恣情享樂也滿傷神的。
♦為了團體的目標,不管是好是壞,你都必須逐漸地放棄自己的自主性。而每一個團體都有自己的階級結構和運作規則,不管是明文規定,或者是約定成習都一樣。
♦家庭,當然,這是每個人開始學習的第一個學校。
♦彷彿正值青春期的少女,面對未知的未來,我覺得自己有全然的勇氣迎接任何挑戰。
♦當然,我還有其他夢想,那時自以為這一切都會夢想成真。
♦說真的,我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演戲,不是娛樂別人,就是在愚弄自己。
♦我總認為這個世界溫馨多過於威脅感,如果自己以好奇和樂觀迎接這個世界的話。這種適應方式很適合我自己,不管是個人還是在職場生涯皆然。有時我會懷疑這樣是否反映了我內在的真實性,還是自己削足適履,把自己的個性扭曲成適合冒險生涯的特性。
♦在旅行中我不需要去討好誰,可以完全放任自己往內或往外尋找,我可以一旁觀看,經歷一切,也可以盲目樂觀或滿腹狐疑。我也知道每天隨著不同的際遇和情緒,致使心情起伏也是千變萬化。
♦這個女子是如此樂於認識陌生人,不斷發掘新奇的地方。最重要的是,當事情不對勁時,她還是繼續勇敢向前。
♦我們應該待在家中神遊,用不著造訪此處。
♦此時此刻,我已經成為歷史的一部分。
♦我突然覺得很沮喪。
♦當你離開熟悉的土地,獨自前往新的環境時,心中除了會有好奇和興奮之外,也會覺得害怕。這是人類自古以來對未知大自然的畏懼感,這也是你和即將踏入的這片荒野首度的聯繫。
♦我知道我們每一次闖入荒野,可以提供我們練習的機會,好讓我們走入更寬廣無涯的未來時,腳步更沉穩。
♦幹嘛寫筆記提問題?
 不是有法規限制,不准嘗試成為班上最聰明的學生嗎?
♦也許這個內心的聲音可能就是不安全感吧,它對我耳語:「你只是不如其他人那樣聰明罷了。」
♦生命不是一種測驗,沒有其他人可以對我評估下結論,當然,除了我自己的超自我之外。
♦我們其實彼此深深聯繫,遠超過外界的其他事物。
♦他會把每一天和每一種情境都當成一種經驗。
♦我要尋找樂趣,不是因為我只是希望自己在生活中找到更多樂趣,而是本能地了解自己的能量是往那個方向運作。
♦既然如此,為何不把這次的意外變成一場探險呢?
♦意外可以變成一場探險。
♦M=EA意外等於一場精彩的冒險。Mishap equals Excellent Adventure.
♦這是命運吧,我這樣告訴自己。
♦這種轉變非常簡單,也並非偶然。這是多麼容易,我也要這樣做。
♦年紀越長,越能夠享受多采多姿的人生。
♦他知道該如何永保青春。怎麼做呢?必須保持孩童般的心態:看到世界本來的面貌,而不是自己所期待的樣子。
♦在小地方長大,是否生活圈就會狹小?我不知道。或者這樣會更安全,生活比較不複雜吧?
♦直到後來我才明瞭他心裡的悲哀。
♦我隱約覺得那個地方有一天終究會消失無蹤。
♦似乎很像是生命本身的味道。
♦我們都不想錯過任何事情。我和他一起分享一起歡笑,似乎跨越了年齡和背景的差異,當然,也橫跨過時間的距離。
♦在內心深處,他喜愛冒險,喜歡尋找生活的樂趣。
♦他們讓我感覺到生活非常地豐富真實。
♦我們知道旅客通常只是擦肩而過,再也不會再相逢。
♦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
 或許我們不會到那裡,但是我們永遠擁有這裡的回憶。
♦有時也會渴望一種熟悉的歸屬感。
♦也許,我只是想把自己變成這裡及其悠久歷史的一部分吧,還有那多風的星光夜晚,以及寢室裡屬於自己的時光。
♦我學會了一直遺忘的東西:那就是完全放手和享受樂趣的純然喜悅。
♦我喜歡偶爾離開團體獨自閒逛一番。
♦這讓我有家的感覺,那感覺令人愉悅。
♦我一點也不在乎。
♦跳舞的時候,我把自己看成是一個世故而獨立的女人,勇於探險,彷彿是活在異鄉的一個作家。
♦只有在夜總會,在一群陌生人當中,我才覺得完全自由放鬆。
♦我彷彿扮演雙重角色:一種是大膽,追求感官的女性,對自己的致命吸引力無所畏懼;另一個則是對觸摸、感覺和渴望矛盾衝突的女人。
♦我不知道自己期待什麼,不過這樣絕對不是我要的。
♦是什麼讓我卻步不前呢?
♦可是,我一點也不在意。我不在乎音樂吵雜,舞步退時。這和流行沒有關係,只要高興就好。純粹而全然的樂趣。
 我不知道為何我不是經常有這種感覺?我給自己答案,那就是我們大多數人不擅長尋找樂趣。我們最擅長的是工作和憂慮,我們經常把這兩種混為一談:擔心工作。表現得好嗎?怎麼和同事競爭?工作夠努力嗎?怎麼讓職場和家庭都稱心如意?
 擔心孩子也是其中一種,而且不管孩子是三歲或三十歲。在父母眼中,孩子就是孩子。
 大多數習慣於憂慮金錢、人際關係、外表身材、身心健康,還包括天氣。擔心天氣變化,似乎成了全國人民的消遣。有許多電視都把播映時數撥給談論下雨、下雪、溫度、濕度、冷風、氣壓和氣流的天氣預報。
 我已經看出自己以前的生活被擔憂一點一點地吞噬掉。如果把那些擔心的時間累積起來會是多久?一年?五年?十年?不管是多少,代價都太高了。
♦憂慮是習慣擔心者簡化生活的方式。
 特定的憂慮,可以讓人安心,因為他們可以在真實生活中先把未知的未來擺進真實生活中。
♦有什麼比未知的未來更可怕的嗎?有什麼比擔心的實際動作更可以減少對未來的恐懼呢?舉例來說,如果我們擔心天氣不好或髮型剪得難看,我們就會減少去擔心隨時在角落虎視眈眈、想要突擊我們的更深的恐懼。
♦我完全忘了時間。我很快樂。
♦其實不是跳舞讓我有這種感受,而是我把自己交給了舞蹈。
 我不習慣這樣,把自己完全丟擲到一個沒有明確目標的活動之中,至少,我是不會投入太久的。
♦生命本身總是讓我迷惑,重要課程有時是由最不可能的教授所傳授,就像他教了我一課。也許是因為我剛好已經準備足夠,可以接受教導了。一旦找到答案,也許就是這麼簡單吧。
♦電車往哪兒去很重要嗎?就算迷路也無所謂,我想,我已經迷路了,如果迷路意味著你完全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的話。
♦奇怪的是,不管我們旅行到任何的異鄉,過去的記憶往往可以歷歷重現。
♦他是自發型的旅人,會為了掌握當下的美好時光而改變原先的計畫。
♦期待、希望或者失望就要輪番上演。
♦我很羨慕他開始了另一段新生活。不過,我更羨慕的是,即使這段生活過得不盡理想,他還有足夠的青春可以重新開始。他已經做了生命中重大的承諾,不過未來他還必須做出更多的抉擇。
 我想到自己的人生,不知道自己是否還需要做出更重大的承諾?或者我的生活只需要一連串的小決定罷了?我突然想到,也許小小的決定是最適合我目前的生活形態吧。
♦在一個人的一生中,總有某個時期是全然清醒,而非半睡半醒。
♦我開始獨自散著步。當我走到街角,不知道自己該往左呢,還是往喲?但我知道這一點也不重要。不管是哪個方向都好,都是一場等待我前去的冒險。
 我急忙沿著街道走去。不管在街角那裡有什麼等著我,我都不想錯過生命中精彩的每一分鐘。
♦我深信旅行的時候簡單比繁複好得多。
♦我只會問自己一個問題:當我可以完全沈浸於此刻的清晨美景時,我為何還要被過去或未來所羈絆?
 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隨著旅程,每一段友誼都有自己的生命力。
♦他深信,維持婚姻或人際關係的不二法門就是永遠保有那份浪漫的感覺。對他而言,這意味著絕對不能讓親愛的人看到自己醜陋的一面,永遠只能欣賞自己最完美的形象。
♦男人想看到的是已經雕琢完畢的成品,而不是亂七八糟的物品。
♦通常,我認為一個才剛認識兩天的朋友問我這個問題,是種逾越,不過,旅行中的友誼卻不同於一般的友誼。
♦喔,我常會想起某人,也很想念他。不過,我不清楚這是不是愛情。以某種觀點來看,這似乎是在體會一段逝去的愛情。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我感覺有部分的他還活在過去,不管他喜歡或不喜歡,他似乎都還活在回憶裡。
♦我只是希望自己對未來不要有偏見,在我這種年紀,要樂觀地往前看,還需要一番掙扎。
♦有什麼關係?在任何年紀,只要精力充沛都是件好事。
♦年紀大了就是這點最悲哀,人們會隨意打發你走,好像你是小孩。
♦年紀越大,越難保有樂觀進取的生活態度。
♦我想,他可以擁有一切,包括似乎無止盡的現在。他不像我,他不會聽到時鐘微弱的滴答聲。
♦我創造了自己的生活雛形,而不再等待生活來塑造自己的面貌。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的話,我一定會更勇於改變自己,而且不只一次。
♦有點悲哀的是,我卻無法如願。
♦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
♦這是我常懷念的一種感覺,和別人一起分享日常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而這其實也等於是生活本身。
♦這點,我們各自心知肚明。
♦乾脆甩掉這一切,就像惠特曼放棄他「博學的天文學家」一樣。
♦不過,我不覺得我錯過了什麼。只要看看外面就好!
♦老實告訴我,你難道不希望像他們一樣嗎?墜入愛河,成雙成對?
♦其實,我真的沒這麼想過;我一直過得很愜意。
♦我感到驚恐,彷彿腦中有個大黑洞,懷疑這是否就是老年人失去記憶的感覺。
♦我們整天就像被洶湧的巨浪所襲捲,不知道會被推往什麼地方,似乎頃刻之間就會被淹沒。
♦你永遠不知道什麼時候真的夠了,只有當你覺得真的太多了的時候。
♦這種想念是思念找不到的東西:過去的回憶、曾經遇過的人們和到過的地方。
♦最近我常想到不可避免的分離,不管是任何形式,讓我們與摯愛的人分開,或者和以前的自己揮手道別。
♦我不相信一見鍾情,可是我深信會一眼喜愛上某個地方。
♦當然,我知道這些熟悉的臉孔和名字,馬上就會被日常生活所取代,可是,至少我們曾經短暫地相處,像是一家人一樣。誰說短暫的擁有,就不珍貴了呢?
♦讓旅行有價值的就是恐懼。
♦一點恐懼的確可以讓旅行更有深度,至少,這樣可以讓我們學會更勇敢。
♦我對它就懷有偏見,雖然我知道這是不成熟也不公平的判斷。
♦我實在提不起勁來討好他。
♦我覺得糟糕透了。意外發生,讓我很久未曾體會的感覺又重新浮上心頭,我多年來一直努力塑造的自我形象突然又裂開了一道如頭髮般的細縫。
 我曾痛苦地清醒,原來我對自己生命的掌控度這麼低。
♦我想,事情都已經發生了,也必須有所反省,必須從中學會教訓。我所能想到的是,盲目地全然相信這個世界,真的只是自己的幻想罷了。
♦我的理性當然知道,其實我並沒有做錯什麼事。
 不過,還是有個聲音在心底說:那都是我的錯。我的錯。我的錯。
 更糟的是我失去了自信。我被濃濃的不安感所擊敗,不敢再自信地擁抱生命。
♦意外等於一場絕妙的探險。
♦在這裡我可以完全放鬆情緒,這就是我需要的:一處可以坐著沈思的僻靜,或者只是坐著,什麼也不想。
♦生命中不可預期的際遇,就在每個角落蟄伏等待,要和有智慧的女人相遇,而她往往還不自覺。
 畢竟,想要完全避開角落,就是拒絕好好去活。
♦不要有罪惡感,你獲准可以繼續像以前一樣過日子。
♦重拾自信,勇敢面對生命的角落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刻意避開這些角落就像是對生命說「不」一樣。我可不想如此。
♦我不知道自己為何又那麼衝動,難道是覺得需要完全掌控自己的生活嗎?也許是,也許不是。
♦想起來還真有點悲哀。
♦要有智慧地運用時間,而非金錢。
♦時間會讓一切水落石出。
♦我想,我們之間是那種在一起很輕鬆自在,讓彼此──至少是讓我心情頗為愉快。
♦我想這是美好友誼的開始。
♦真正的友誼就像快樂的童年一樣罕見。
♦我們並沒有事先討論,事情就是這麼自然發生,儘管我們的差異性很大,可是相處卻沒有不協調的狀況。
♦我想其他人一定覺得我們這樣有點怪異,可是我們不認為這樣。
♦沒有比雨更讓人精神一振的了,不是嗎?
♦是啊,我記得。
 我還怕記得太清楚了呢。
♦我們大概都是如此。浪漫愛情必須要為錯誤的婚姻負責。這就是我曾犯的錯誤。
♦我們之間只是柏拉圖式的感情,從一開始我便不認為我們會是浪漫的一對,我們註定只是朋友。
 其實,我和他的情誼是我和異性朋友之間最不浪漫的。我無法想像他會是吸引我的男人,我喜歡他只是因為他本然的個性;當我不喜歡他身上的某個特質,那也沒什麼大不了。而他對我的感覺呢,嗯,我倒不想有那種浪漫愛情起化學變化的過度自覺,或者希望看到對方愛戀自己的眼神。我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是他自己而已。
♦每個女人都知道,男女之間的張力會讓彼此的關係特別興奮活絡。
♦原來心情雀躍對外表的影響那麼大。
♦我認為,用水權應該是僅次於戀愛的激情,讓人頭痛不已的大麻煩。
♦在他們漸漸消失身影之前,我從沒想過這些時刻其實是非比尋常的。畢竟,我又怎麼知道在某處有個時鐘已經開始滴答響,一起推著我們走入未知的未來?
♦放開自己所愛的人,讓他們自由單飛,這真是一個漫長而痛苦的過程。
♦清晨的光輝,星光閃爍的夜空,
 悠揚的音樂,學者的真理,
 燕子展翅翱翔,秋天的落葉,
 記憶的寶藏,優雅的青春:
 這些都是上帝的禮物。
♦我相信有所保留反而比無拘束的激情更讓人興奮,不管如何,至少就某方面來說是如此。
♦為何此刻我會如此喜悅,真的讓我百思不解。不過,我接受命運不期而遇的驚喜,純然地享受眼前的樂趣,而不想搞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彼此關係非常直接,就在當下這一刻,這讓我再度驚訝不已。我不需要他向我交代遇到我之前的過往雲煙,他也有同樣的感覺,似乎我們倆都默認之前的角色,它和現在我們之間的感情並沒有多大關連。
♦時光易逝,要記得你終將死亡。
♦時光易逝,要記得你必須好好活。
♦這真的是很簡單卻深刻的觀察。這讓我想到孩童的行為方式,他們會提出簡單而天真的問題來了解這個世界。我想,成人還能保有這種率真,的確是一種很難得的天賦。
♦也許我們應該不要試著找回去的路,也許繼續往前走就會找到答案。
♦你必須一次又一次地造訪,才能深入欣賞。
♦時刻表的誤差讓我很生氣。不過,更讓我惱怒的是這樣的芝麻小事也讓我坐立不安。
♦千萬不要這樣,不要把最後的時間都浪費在憂慮未來上。
♦這是最美好的時刻了,當你眺望你想要漫遊的目的地時,不管路途有多遠。在你腦海中想像的景物馬上就要變成可以觸摸得到的真實世界。不管有多遼闊,不管有多少大河或風塵僕僕的路程橫在你眼前,現在這一切都是屬於自己的了。
♦我沒有特定的目的地,我的漫遊也沒有目標,我也沒有可以宣稱永遠屬於自己的東西。
♦我突然想到,這一切都是我的。這一切都永遠屬於我。此刻的回憶,雨中的威尼斯。

♦人在旅行時,當清醒的時間全數歸自己所有,而沒有任何人事物會來瓜分時間時;反而常會獨自陷入自我省思中,思索著自己生活的片段、角色定位、內心深處對生命的渴望。我覺得渡假不應該只是換一個場景躺著無所事事發呆、飲酒作樂、或瘋狂購物……旅行應該是走出去,藉由不同的文化、空間,然後忽然發現自己到底真正需要是什麼的那一瞬間。
♦還有這樣的人以這樣的方式生活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