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黑幫當家.jpg

【書名】黑幫當家When Corruption Was King:The Double Life of the Chicago Mob Lawyer Who Turned on His Cronies and Took Down America's Most Corrupt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作者】勞伯庫利Robert Cooley、席拉勒文Hillel Levin

【譯者】周慧萍

【出版社】墨文堂

【ISBN】986811263X

【佳句摘錄】

♦他狂野不羈,一部分的魅力,來自他從不會對任何人或事太過認真。
♦他是個英雄,因為他根本不必站出來說這些他正在做的事。
♦他曾坦承自己是個道德薄弱的人。
♦後悔也來不及了。
♦他的投入根本就是一種自殺行為,他的動力來自他的信念,把這視為自己的使命。
♦做的越多,所承受的痛苦也越多。
♦群眾的義憤填膺變成了冷嘲熱諷,以致大家只能選擇漠視。
♦現在一切都結束了。
♦我像個遊牧民族,今天在這裡出現,明日又消失。
♦如果他們答應幫忙,就一定要幫到底。
♦你知道,如果出了什麼差錯,你的麻煩就大了。
♦就算哪天他當上國王,我也不想和他共事。
♦他們這些人固執起來,跟他們爭辯一點好處也沒有。
♦一切似乎都沒有問題。
♦我開始了解黑道把錢看得多麼重要,他們有多麼吝嗇。
♦你毀了我。
♦我其實也應該同情我自己。
♦一次又一次,我們無法脫身。
♦這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等時候到了,我就會準備好把他擊倒,即便我倒下,也在所不惜!
♦正義在當年似乎比較容易伸張。
♦當你時辰已到,你就會離開這個世界,不管你是在當警察還是在雜貨店工作,誰也改變不了事實。
♦大部分的時間裡,我像教堂的鐘擺一樣,盪在善惡邊緣。
♦他不尊重權威,什麼事都敢做。
♦打架時心理比體力重要,從此不管對手多高大,我都能挺身迎戰將他打倒。
♦我一直希望那個夏天不要結束。
♦再見,最好再也不見。
♦這是不對的,我實在做不出來。
♦數目多少不是重點,賄賂警察是不合法的,他不願意犯法,對他來說,就是這麼簡單。
♦我在試探命運,我總是在試探命運之神。
♦在那裡我不認識任何人,也不知道要去做什麼,我只想走的越遠越好。
♦他不想再跟我有任何關係,我的想法也一樣。
♦那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當時我真正體會到高等教育的價值。
♦坦白說,那簡直是他媽的難熬。
♦我非常不快樂,全身痠痛,筋疲力盡,而且非常忿忿不平──對這個世界和我自己。
♦我不用聽他胡說八道。
♦我受夠了我的工作,受夠了上學。
♦不准再有不尊敬別人的表現。
♦有些發生在我生命中的事,是如此的不尋常,常常在我的回憶中一幕幕地出現,就像惡夢般。
♦我才剛滿二十五歲,正值生命中的黃金時期,我還沒有準備好面對生命的無常。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是無敵的。
♦突然,我的身體(還有生命),變得如此脆弱。
♦我雖然運氣不好但是我並不孤單。
♦上帝做這件事一定有祂的原因,上帝自有祂的原因。
♦我卻不這麼認為。
♦如果這個世界還有正義的話。
♦放輕鬆,你有什麼好急的?
♦這好比你和死神做了個交易,生命中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你必須要多照顧自己一點。
♦我在這裡為了大家盡心盡力,但是我還是一無所有。
 這些辛勞和犧牲到底能為我帶來什麼?
♦我終於把這句話好好的聽清楚了。
♦沒錯,我是很倒楣,但是我還活著。我還有雙手,還有家人和朋友。
♦我擁有的選擇是他只能夢想的。
♦我無所謂,如果他們不要我,我也可以不要他們。
♦要賭贏跟你對某種運動有多了解沒有太大的關聯,事實上,過於了解可能會很危險。
♦好的賭注應該是向一個組頭和另一個組頭交互下注。如果你夠聰明又不太貪心的話,不是贏一點小錢就是比小錢更多一點,但是你幾乎不會輸光。
♦賭運動比賽的真正秘訣在於,認識的組頭越多越好。
♦賭博是黑道的生活重心,對他們來說既是工作也是享樂──就跟賺錢一樣令他們沉迷。他幾乎全都在賭,整天討論的也是同一件事。
♦他有才華卻又有這麼多缺點。
♦這一刻他可能非常優雅,充滿藝術氣質,下一刻他可能變得既粗暴又非常有男子氣概──更勝於黑道人物。
♦他們瘋了,他們都是瘋子。
♦我可能這次救了你的命,但是下一次呢?
♦但是我倆都知道那是狗屁。
♦在芝加哥,要當一名優秀的刑事律師和法律沒什麼關係,有關係的是你和客戶之間的關係,以及你跟法院裡的其他人:檢察官、警察、證人和法官的關係。對我而言,專業上的關係和私人交情沒有分別,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他是黑手,他能修理任何東西。
♦這就是交通法院的腐敗。身為警察時,我知道這裡有不尋常的事,但是從不明白到什麼程度,一旦我成了律師就明白了,你如果不付錢,案子就一定會輸。
♦每個法庭都有不一樣的幕後運作系統,如果你想要生存,最需要學會的法律就是叢林法則。
♦我叫他們穿堂鼠,在混亂中跑來跑去,想要搶到一塊乳酪。
♦替黑道工作就像做任何一樣生計,你必須產能要高,消化越多案子越好,但是要讓你的客戶覺得你物超所值。
♦很早以前人們就發現,我不會辜負他們對我的信任。
♦我並不是為了什麼特別的事付他們錢,那像是一種投資,也許將來他們會還我一份情。
♦我不愛把晴朗的下午浪費在法院哩,我大可以待在泳池畔,或是在俱樂部裡享受按摩。
♦這讓每個人都認為我一定和最高層有什麼關係,事實上,給我面子的是地位最低的人。
♦在我心裡,完全否認耍弄小錢達到既得利益是腐敗的行為,這是我做生意的方式,比我的競爭者搶先一步。
♦如果有阻街女郎被逮捕,她唯一犯的錯就是沒有在對的地方認識對的人。
♦山水有相逢。
♦一開始選陪審員時,我就很清楚的表示,這個審判不是在決定我的客戶是否為善類。我會問每一位陪審員:「當你坐在這裡的時候,你明白被告是清白的嗎?」他們大部分都會點頭說:「是的。」然後我會問:「如果檢方的供述沒有足夠證據,你知道你有義務判當事人無罪嗎?」
 我會在開場聲明時一再重複這個主題,我從不爭辯客戶有沒有做,反而會辯稱檢方供詞不足──然後說服陪審團這是合理的懷疑。
♦我知道警察在開庭時所承受的壓力,長官和檢方會要求他們誇大事實。
♦那是犯罪行為,而犯罪是沒有什麼正當理由的,即便是為一個更嚴重的犯罪行為定罪,但就是不能以罪定罪。
♦不管檢察官說什麼,你都應該說實話,如果他們不高興,就讓他們去生氣吧!
♦這就是他,誠實正直的無話可說。
♦傳統陪審員發現一個權威人士在說謊時都會很生氣。
♦檢方必須要沒有合理的懷疑之下證明這些控訴,否則被告是無罪的。
♦我就像是一隻鬥牛,緊咬住狗的腿,要我鬆口必須先槍斃我。
♦如果你從陪審員的角度來看這個訴訟程序,你一定得這麼傳客戶上證人席。陪審員心裡會對被告產生懷疑:「你怎麼能日復一日坐在法庭裡,讓這些人誣衊你,你怎麼不站起來否認?」被告必須站起來為自己辯護,如果他沒這麼做,就表示他默認有罪,不管法官或其他人怎麼說,傳統陪審員就會這樣想。
 當我開始詢問客戶時,從不掩飾他的過去,相反的,我讓他自己說出以前做過的每一件壞事。就像一場大告解,這像是一種預防疫苗,如果你對過去做的壞事如此坦白,那麼當你否認這一次的指控時,陪審團可能會相信。
 我也可以藉此辯稱,因為被告的不良記錄讓警察對他有成見,我稱之為「傻蛋辯護法」。
♦你知道他為什麼在這裡,我知道他為什麼在這裡,大家都知道他為什麼在這裡,他會在這裡,因為他是個傻蛋。
♦對我而言,智取別人是一種很大的樂趣,無論這件案子有多困難,小時候虛張聲勢的個性和愛耍寶的行徑,現在竟變成我的利器。
 我唯一要做的「功課」就是開庭前一天晚上讀完警方報告,我會一清二楚的記下所有細節,當警察的證詞和報告有所出入時,我就會贏,就是那麼簡單。
♦我從不把工作當苦差事,也沒讓它影響我的生活方式。
♦我不指望錢拿得回來,也懶得開口去要。
♦我不是黑道,但是也不會任黑道擺布。
♦過去那些日子感覺離我很遙遠,現在錢這麼容易賺,我不懂得珍惜,結果就是拿去做傻事。
♦這些人似乎永遠在找樂子。
♦我要讓他知道我很火大,但是並不想讓他沒面子。對制服黑幫而言,沒有什麼錢算小錢,他們總是在壓榨別人,即使那個人身上只有零錢,最重要的是,對黑幫講話要小心,說溜嘴會讓別人甚至自己因而喪命。
♦你是我世上唯一的朋友。
♦但是誰在乎呢?
♦為什麼要比這種男子氣慨呢?
♦你不應該跟他說話,你們兩個在一起像毒藥。
♦我並不希望被牽連。
♦所有的權利和成就都要付出代價,那隻老虎隨時都有可能轉過頭來,伸出他的爪子一揮,把我的頭給扯下來。
♦我並沒有比別人聰明到哪裡去。
♦他永遠也不會變,他總沒有擔當。
♦你不知道他會為了家人作出什麼事。
♦你沒事幹什麼賭成這樣?你應該知道後果。
♦黑道人常常會神秘的消失,大部分的人你不會再看到。
♦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
♦他知道我不是那種典型的律師,或是典型的賭徒,我遊走在黑道世界和光明世界之間,但是卻不讓自己陷入太深。
♦對他來說,無論是改名、財富,或是權力,都不能抹煞持槍搶劫留下的汙點。
♦他了解若要維持芝加哥的犯罪活動,政治力量是不可或缺的。
♦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在這個位置上撐得夠久。
♦真要細數他的缺點,可能就是太過聰明了。
♦黑道的影響力從街頭上的垃圾延伸至摩天大樓頂上的燈火。
♦權力的表象遠比選票的數字重要,就像一個校園惡霸,如果他夠名副其實,就不用再證明什麼,這形容在法官競選時更是再貼切不過。
♦恐懼讓他們更加軟弱。
♦他不知道其實我幫了他一個大忙。
♦很明顯的,他一點權力都沒有。
♦對黑道來說,除了法院以外,沒有什麼比警察更重要。
♦我覺得他會為了錢做任何事。
♦此事沒得商量,對我們的人做這種事,我們不可能放過這個傢伙。
♦這種事不會再發生。
♦他總是不斷地讓我驚訝。
♦黑道的暴力截然不同,那是一種對人命的完全漠視──不管你是朋友、敵人或只是某個運氣不好的陌生人。
♦不管我要不要,他們還是幫我。
♦那他媽的是你的問題。
♦和這些街頭流氓和黑道老大是不能開玩笑的,這和玩火沒兩樣。
♦他們把打手揍一頓是一回事,但是傷害無辜的人又是另外一回事。
♦對幫派來說,酒吧鬧事只是夜生活的一部分,就像一般人打撞球或看場秀。
♦如果我把一個人打倒在地,他們會把他圍住然後再拳打腳踢一番,這就是他們的行徑。
♦你絕對不能讓黑道人覺得你遜。
♦但是我心裡覺得很厭惡。
♦做一個餐飲業的股東麻煩比利潤多。
♦沒有什麼比高級香檳更管用的了。
♦他就像其他黑道人士一樣,錢是他的全部。
♦不管黑道對這個世界有多麼暴力,最殘暴的行為總留給自己人。他們善於製造「意外驚喜」來解決自家人的問題。
♦我的朋友會殺了你的朋友,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威脅我。
♦這簡直就是典型黑道風格的提前退休計畫,這個時機真的是太巧合了。
♦縱使我真的很喜歡他,卻無法為他流太多眼淚。
♦這是她自己選擇的行業。
♦但是這樣做對他一點好處也沒有。
♦他應該放聰明點的。
♦我愚蠢的以為可以置身事外,永遠不會被殺死,但是接下來我發現自己的地位毫無價值可言。
♦小心你說過的話、做過的事,你這個王八蛋應該去死,給我聽好了,你的麻煩大了!
♦他可不是那種會對黑道忍氣吞聲的人。
♦我無法忍受他。
♦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你最好三思而後行。
♦我很忿怒,但是我什麼屁也不敢放。
♦這些人對他們的行為蠻不在乎,覺得可以逃過法網。
♦不知為何,我告訴自己必須脫離黑道,不然我一定會被這個無底洞吞噬。
♦你不應該把上天賜給你的才能用在他們上。
♦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就是沒辦法。
♦當事情走到這一步,你就知道接下來還有更糟的。
♦事情真的有蹊蹺。
♦就黑道的想法而言,一次是叛徒,終生是叛徒,不管他密告的人是誰、他們不在乎是什麼事件、原因,或地點,為了殺雞儆猴,他們會毫不留情地做掉他。
♦我是來警告你的,我是你的朋友。
♦現在得靠你自己了,祝你好運。
♦這應該是我所做過最好的投資了。
♦要弄清楚發生什麼事並不難。
♦我心中五味雜陳,大部分是生氣。
♦我從來不曾用任何方法欺騙或是傷害他們。
♦此時此刻,我已經太了解他們了,沒什麼事能再讓我感到驚訝。
♦發生了一些事情,我不能夠告訴你是什麼,但是我必須保持低調一陣子。
♦我在做什麼?錢用完只是遲早的事。
♦你他媽的事是怎麼回事?你應該很清楚,你為我們工作,不是為你他媽的客戶。
♦你這個王八蛋,硬要蹚渾水。
♦你們別想我做什麼,那是不可能的,我不會坐以待斃。
♦真是典型的黑道混混,你帶走他們的老大,他們就不知所措,像隻頭被切掉的蛇一樣。
♦被槍擊或是被殺不是我最擔心的事,我最恐懼的是折磨。
♦他們對任何人都不會手下留情的。
♦策略是進兩步退一步。
♦黑道人很會記仇,當他們要幹掉你的時候,會讓你覺得風平浪靜,這樣你就會放下警戒心。
♦你們他媽的像兩個小孩。
♦現在,只有我的安全是最要緊的。
♦他總是圓滑過了頭。
♦那麼就做你覺得對的事。
♦你必須要做你覺得正確的決定。
♦我知道你不會讓他們這麼做。
♦我們別無選擇。
♦我想自殺。
♦我試著安慰他事情會好轉,但是,我在騙誰啊?
♦記得,你一定要離那些人遠一點。
♦他的走是一種解脫。
♦這真是件厚顏無恥的事。
♦整個腐敗的體系仍舊完好。
♦制服黑幫就像八爪章魚,如果你切下一隻爪,又長出另一隻,根絕他的唯一辦法就是把頭砍下來,他就是那個頭,他是黑道不惜一切要保護的人,地位不可動搖,而且無可取代。在整個黑道組織裡,他是操縱所有線的那個人,不管是對政治人物、法院、工會還是警察。
♦別人只看到我壞的那一面,而他卻看到好的那一面。
♦我又沒做錯事。
♦你覺得好就好,我沒有意見。
♦你就照我說的去做。
♦我期望發生一些事能讓我解脫。
♦我這一生從沒有任何一天這麼倒楣過。
♦我快受不了,我不想再拖下去,我要一次解決它們。
♦對我而言,好像一個醒不來的惡夢。
♦我陷入這個瘋狂的處境動彈不得。
♦你這個無恥的傢伙。
♦我竟然再一次參與這種完全扭曲正義的事情,我的心情起伏翻騰,所有的感覺像麻花辮一樣交錯在一起。
♦不管我多不喜歡他,但我還是同情他。
♦這不關你的事,他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與你無關。
♦沒有人敢他媽的和我們作對。
♦我睡不安寢,惡夢頻頻。
♦你不應該把你的天賦浪費在這些人身上。
♦上帝對我們自有安排,每件事發生都有它的原因。
♦我為什麼要去惹他?這就像是自殺一樣。
♦我沒事幹嘛要放棄一切?我不想放棄!
♦我很抱歉拿這種事來煩你,但是我遇到了一點麻煩。
♦他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雖然他是為了錯誤的理由。
♦我們很開心,好像又回到從前的快樂時光,暫時讓我忘記煩惱。
♦一旦我開了口之後,就彷彿從摩天大樓直線掉落,沒有什麼物事能救得了我,最後我會墜落到地面上,只是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
♦我是不是瘋了?
♦我不要,也不需要任何東西,我只是覺得能幫你們的忙。
♦對我來說這樣很好。
♦我以為我可以做些什麼,但是現在還不是很確定。
♦因為我覺得我有義務這麼做。
♦有人必須阻止他們,但是沒有人有這個膽也沒有人願意。
♦這聽起來實在太瘋狂,我從沒想過賭博會是個問題,也許我從不認為賭博是不合法?
♦我不要你的錢,我是為自己著想。
♦沒有人能竊聽我們之後,還活著告訴別人。
♦在我這樣做之後,就再也沒辦法回頭了。
♦如果他看到了,那你的麻煩就大了。
♦我不怕他。
♦我不可能答應他,但是我告訴他:「我會考慮考慮。」
♦最困難的改變是停止賭博,那是我社交生活很大的一部分,事我放鬆心情和娛樂的方法。
♦我立刻明白自己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
♦我做了一生當中最錯誤的決定。
♦我不斷地責怪自己:太信任人了,結果我得到什麼?屁都沒有。
♦你瘋啦?你知道他們是不能信任的。
♦我現在也不知道能做什麼。
♦但是我能怎麼辦?我已經越過那條線,無法回頭了。
♦當壞人一點都不好玩,再也不會好玩了。
♦制服黑幫不玩遊戲,他們玩真的。
♦對我來說,這真是個好時機。
♦你連想都不該想,不然你就是自找麻煩。
♦一個人能對你做出最糟的事是什麼事?
♦現在他瘋了,他不能讓人信任。
♦沒有任何事對我們來說是容易的。
♦曾存有幻想,歷經一年,現在冬天又將來臨,我還是一事無成。
♦我從這得到一點小小的成就感,雖然我沒有辦法做任何事。
♦他是個有血有肉的人。
♦我永遠不會倒戈。
♦他唯一的選擇,就是奮戰到底。
♦那會是個大問題。
♦這個人的自大,讓他搞不清楚狀況。
♦不論如何,我認為他的好日子所剩無幾。
♦真是鬼扯!
♦我可以預見這將來會是揮之不去的惡夢。
♦我不能離開,我還沒有做出成果,我還沒有達到目的。
♦讓我來擔這個心吧,我不會因為這個原因離開,就這樣。
♦我對自己承擔的風險,心知肚明得很。
♦這些人怕得要命,我不想逼他們,我知道如果把他們逼緊了,他們會翻臉,我不想蹚渾水。
♦我們決定冒險,這好像擲骰子,但是我無所謂。
♦我對於這樣的分派無能為力。
♦我不會想和他有任何關係。
♦比你優秀的人都曾經這樣成為泡影。
♦任何人都不應該說這種事,這是一個人能對某人所做的最遭指控。
♦我的命太寶貴,不值得去冒那種險──還是這類的屁話。
♦但是我沒有放棄希望。
♦我沒膽子回頭。
♦到現在,精神緊繃對我來說已是家常便飯,即使我怕得要死,也要想辦法自我催眠,「這是我必須要做的事。」懷抱著慷慨就義的心情會好過些。
♦如果付出代價的時候到了,我也無話可說。
♦但是一定有什麼事情不對勁。
♦這一切看在我的眼裡,是如此的明顯。
♦你知道他們就是那樣。
♦離他遠一點,他是個壞人。
♦我對冒險與否早已經不在意了。
♦不是的,事情不是那樣。
♦我不想和你敵對。
♦至少我能做的都做了。
♦報仇的機會來了,而且是加倍償還。
♦當我全心全意在賭時,是不可能輸給他的。
♦在一個密閉空間裡有太多出差錯的可能性。
♦他的所作所為,再也不會讓我吃驚了,這件事的諷刺性,遠超過我的想像。
♦我不能怪他們。
♦我的心情難以用筆墨形容,我內心很感傷,擔心我的未來,但是又非常忿怒,所有情緒的累積,讓我變得瘋狂。
♦我已經不在乎生死。
♦此刻與他爭辯毫無意義。
♦但是我不願就此放棄。
♦他似乎很痛苦地喘息著,像是空氣從他體內抽光一樣。
♦對我來說,生命已經結束了。如果你問我接下來會怎麼樣,我無法回答。
♦我不禁要問,他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像個蠢蛋一樣,我聽了他的話。
♦更糟的還在後面。
♦但是那完全不是事實。
♦夜總會是結交朋友的好地方。
♦這個工作既沉悶又無聊──特別是對我這個坐不住的人來說。
♦當聖誕夜來臨時,我倍感孤獨。
♦我真的開始自怨自艾,正如我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我完全沒有考慮到,這樣做會把我帶至何種境地,現在我必須付出代價。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當我聽到消息的時候,感覺糟透了。
♦只是這麼做讓他覺得太羞愧。
♦那整個冬季對我來說就像個黑洞,漸漸地我才明白,必須要克服它。
♦如果我的行動傷害了好人,至少我立意良善,讓它成功,勝於一切。
♦至於我,當我決定這樣做時,已等同從高樓跳下。曾經熱愛的生活,已經結束,既然無力改變,就該戮力找尋方法,享受我還擁有的。
♦這小子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輕易屈服。
♦我們永遠無法預料。
♦對於他,我的憐憫心已經消耗殆盡,他罪有應得。
♦我絕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做壞事是會受到懲罰的。
♦這些都是喪心病狂的胡言亂語。
♦真是個虛偽的爛人。
♦乖乖,那真是讓我充滿鬥志,我也等不及要跟他交峰了。
♦那你也和我沒什麼兩樣。
♦我在那兒時,這是天天發生的事,任何人到了那兒的法庭,不是付錢就是打輸官司。
♦他犯了辯護律師的基本錯誤:問我一個他完全無法預期我會怎麼回答的問題。
♦那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是不是?
 是的,是我自己選擇的。
♦不可以為達到個人利益的目的,而使用司法公職。
♦我們只需要這樣就夠了。
♦當那些曾經值得信任的人,被證明是如此的不可信任,還有誰,是可以依靠的?
♦我們已經厭倦了這種事。
♦如果當中有什麼該學習的教訓,相信我,我都已經學到了。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
♦很多的謊話,過多的幻想,這個人是腐敗的化身,這個人簡直是社會的人渣。
♦去吃屎吧,你快去吃屎。
♦我非常的生氣,但是我不能讓他看出他擊中我的弱點。
♦那是最艱難的一小部分。
♦有贏也有輸。
♦我知道他過去做過什麼。
♦他終於明白,自己幹了什麼好事。
♦這太可笑了,他真荒謬。
♦你們在對全世界誹謗我的名字!
♦這個人是法律的刺客,每次他一開口,就刺我的客戶一刀。
♦他是全天下最狡猾的人。
♦我一直都是個好脾氣的人。
♦有沒有什麼謊是你為了獲勝而不說的?
♦誰知道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我覺得,他只是在自掘墳墓罷了。
♦你不可能將一隻臭水溝裡的老鼠改頭換面,他像隻鰻魚一樣滑溜狡詐。
♦我不會和他去約會,但是我覺得他是一個可信的人。
♦無論如何,我必須要試著學習自己生活。
♦他已經厭倦他的所作所為,還有厭倦他的所見所聞。
♦或許對他而言,錢比命重要吧!
♦直到最後一刻,他仍然是掌權人,即使要了他的命,也不願讓我們看到他銳氣盡失的樣子。
♦我發現和他做事,錢擺第一,錢擺第一,錢擺第一。
♦他狡猾又不可靠。他是不誠實又老謀深算的操縱者,一生中從未做過什麼好事。
♦這才是令人心寒的景象。
♦這種陰影……讓人想到就覺得很害怕。他的腐敗和貪婪,多年來已經四處蔓延。
♦當你所有的,是可以被收買的法院;當你所有的,是可以被收買的政府;你所做的,是真正打擊到民主的核心,你代表的這種民主……和其他香蕉共和國或是腐敗政權沒有什麼兩樣。
♦那些人對他從來沒有一絲的尊敬。但是一個像他這樣的人,可能都沒有辦法尊重自己。
♦你的立場堅定嗎?
♦不用擔心我,你把自己顧好就好了。
♦他媽的騙子,他媽的騙子!
♦他們都是高明的騙徒,騙子中的佼佼者,他們現在要來騙你們了。
♦他在那兒,威風不可一世,要他說你的壞話,就像拿榮譽獎章一樣。
♦你今天說這些,有點為時已晚。
♦對我來說,這關乎正義,就是這麼單純。
♦我知道那將是遙遙無期的夢想。
♦為什麼你們要浪費我的時間?
♦對那種鐵石心腸的怪物,你玩這種把戲是沒有用的。
♦那不是問題,已經解決了。
♦沒有人能竊聽我們而還活著講這件事。
♦這讓我回憶起我曾經有過的美好時光。
♦從各方面來說,這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記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挑戰。
♦他說的對,我毀了他,也毀了我自己。
♦我應該高興,但是我感到一陣極度的空虛,就好像我已經沒有存活的價值。
♦他是個有妄想症的瘋子。
♦當然大部分的芝加哥警察,都很誠實又勤奮,不過對上同時也有一種貪污的文化,讓好警察很難做事。
♦任何有資格的局外人,不斷地搬開一些石頭,保證那個人會發現,底下擁有一堆蛆蟲。
♦那些不記得過去的人註定要重蹈覆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一縷微風

幻化成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